第一章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一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章

  室友太乱!

  坐在电脑前,改了一个上午,手中的触笔怎么也画不出满意的效果来,夜慕懊恼地推开手绘板,往椅背上一靠,仰头长叹,整个人觉得十分疲惫。

  闭上眼也不知道休息了多久,她索性站起身来,拿了钥匙出门了。

  “早饭三明治可以吗?”租在她侧卧的陈媛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饭,这也是当初合约的一部分。

  夜慕摇摇头,“不了,我出去。”

  陈媛还没来得及让她等两分钟,门已经关上了。她无奈的看了眼两份量的三明治,准备把一份放冰箱里,饿了当点心。

  屋外阳光有些明亮,似乎是个好天气,夜慕按下电梯,脑子混沌了一会儿,才从她正在画的世界里走出来,刚好电梯也到了。

  出了楼,走在小道上,同那些背着太极剑的老人擦肩而过,夜慕突然也想去打打太极,于是转身跟在那些人身后,腾空了脑袋什么也没想,顺着人流走。

  附近有一个公园,但是老人家们去了约莫半个小时路程的烈士园。夜慕停了两回才爬上着一百来个台阶,暗自摇头,缺乏锻炼的结果。

  上了台阶就是一片直径大概几百米的圆形空地,对面竖着的烈士园纪念碑外,纪念碑后是山坡,翻越过去能从另一头下去。空地边上是平房的一排房子,挂着烈士园管理部办公室等牌子。

  夜慕知道这个地儿,却没怎么来过,今天也算是头次来,发现来这儿晨练的人似乎不少,除去刚才那几个老头子以外,还有一支跳舞的,几个绕圈快走的小年轻人,还有坐在办公室前台阶上聊天的男女。

  她不会太极,也没太极剑,更不会健身操,所以就顺着那几个绕圈走的人一样,在空地上走。还真别说,走了两圈下来,整个人感觉神清气爽,就是时不时会腿软下,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提前进入老年状态,骨质疏松。

  当女p受到伤害的时候,是顺应套路来个女t救人,还是逆袭来个反派大胜利呢?要是被救了那不就是太没悬念了?但是如果让反派胜利了,那就真是神了,把女p弄死了,呵呵哒,她也差不多要死了吧?可是,真的很想弄死,怎么办?

  夜慕边走边想着她瓶颈期卡住的漫画。对,她就是个无业游民,专门画百合漫画,并且有个一直被读者吐槽和内容一样很黄·暴的笔名的漫画家。

  “酥饼,新鲜的广式酥饼。”一个挑着扁担的女人走上来,吆喝道,一手扶着吊篮的绳子,一手搭在肩头的扁担处。

  “老大你的情报可靠吗?”坐在办公室外台阶上的女人紧紧地盯着空地上的每个人,小声地同她身边的男人说话。

  男人干咳了两声,假意喝水,“线人说大鱼今日从这里过,最喜欢早上买两个榴莲味酥饼。”刚说到这儿,“有情况,各单位注意了。”

  那个靠近酥饼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早上出门没来得及吃早饭的夜慕,这儿走了几圈,有点饿了,虽然不太喜欢酥饼,总比没有好吧,“两个。”

  小贩不动声色地放下扁担,“要什么口味的?有五仁的,芝麻的,还有榴莲的。”

  夜慕:“榴莲。”

  小贩左手覆在耳边重复了遍:“你要两个榴莲味的酥饼是吧?”

  盯着酥饼的夜慕点点头,见她没动手去装,疑惑的抬头,就在这时刚才接收到情报的老大已经下命令了,几个人绕圈的人,还有坐在台阶上的男女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来,将一脸茫然的夜慕扣押住。

  那几个打太极的老头都躲去一边了,议论纷纷。

  夜慕还没回过神来,人已经被套上个外套,拷上手铐带下去了,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进去警探局,直到坐在审讯室里,被人拧着台灯一照,她本能的闭眼伸手挡住光,这才算回过神来。

  “叫什么名字?”问话的正是那个假装卖酥饼的女人,见她不回答,啪嗒的将本子扔到桌上,起身朝她这边倾斜了下,“不说话吗?”

  夜慕抬眼打量了她一下,那种从头看到尾的眼神。长发扎马尾,一张鹅蛋脸,衬衫裹着她的身躯,显得腰细有胸,下半身被桌子挡住看不太清。夜慕挑眉,要是把头发放下来,倒是有几分她漫画里女p的特点。

  就是太凶了点,抓自己的时候,那股子的狠劲,差点把夜慕一条胳膊都卸了。

  她见夜慕那浏览的眼神,似乎带着点别的意味,竟然感觉被盯的浑身起鸡皮疙瘩似地。忍不住又吼了声:“说话!”

  夜慕双手交叠放在腹部,往椅子后背靠了靠,似乎在找个舒适的位置,好一会儿才瞧过来,“抓错了。”

  “你说抓错了就抓错了?”女人绕过桌子,走到夜慕边上,“老实说,为什么在烈士园那边?”

  夜慕:“晨练。”

  “一个月就见你今天去过,你这晨练真‘勤快’。”

  夜慕一本正经的回答:“第一次。”

  女人冷笑声,“喜欢榴莲味的酥饼啊?”

  夜慕再次点头。

  “交代吧,你背后的团伙还有哪些人?都在哪儿,你们具体卖·yin控制点在哪里?说出来还能有个减·刑的机会。不然……”女人顿了顿,边说边观察夜慕的反应,可是却发现夜慕太淡定了,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
  “你以为我就没办法让你开口了吗?”对付罪犯得心应手的司沫,熟稔的抓住夜慕的衣襟,以高度集中的眼神盯着她,结果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,司沫都盯着眼酸了,结果对方却没什么反应。

  司沫手上拧了两下,把夜慕的衣襟抓的更紧,有些勒住她了,这才开口:“放手。”却是以一种命令式的语气,倒是把司沫惹毛了,“脾气倒是挺大的,你以为进来以后能是随便出去的吗?”

  当然,这只是恐吓,花式逼问*里的一种。

  然而,没什么卵用。

  司沫顺势举起拳头要揍她,“司沫。”老大突然在外面叫了声,带着耳麦的司沫听到后,闭嘴了,狠狠地瞪了一眼夜慕,转身出去了,把门摔的老响。

  出来以后,司沫便问老大,为何不继续?

  苏万阳看了她一眼,“司沫,今天……你是不是?”他比划了个动作,很隐晦的问她是不是来生理期了,他记得自家老婆每个月那几天,准能折腾人,使唤来使唤去把他弄的半死,还不满意。

  就像今天的司沫,感觉和平日里有点不对劲。

  司沫干抹了把脸,双手叉腰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两下,又听见苏万阳说:“我觉得,我们可能真的抓错人了。”

  “她这种嘴硬的,就算不是作奸犯科的,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货色。”司沫想起刚才那眼神,微微蹙眉,下意识的觉得里面坐着的就是一个嫌·疑·人了。

  苏万阳拍了拍司沫的肩膀,“先休息会儿,等会再看吧。”他瞥了眼审讯室,从单向玻璃中可以看见里面的人,似乎一点也不紧张,更不用说害怕的问题了。

  一般性嫌·疑·人会有个心虚的过程,在审讯室里被吼两下,心理弱的马上就招了,哪怕是心理素质很好的也会过上一段时间开始松懈,然而他看见的却是一个面不改色,甚至连说话调子都没变的人。

  这种,要么是深度级别的犯罪人,要么……神经粗上天的。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很快到了中午,司沫去食堂吃过饭,又被老大喊去买了点盒饭带上去,审讯室里还关着一个呢。

  “沫姐回来了?”

  司沫点点头,“去吃饭吧。”换同事去吃饭,她拿着饭盒准备进去,还捞了瓶矿泉水,就听见两同事嘀咕着出去,隐约间是说里面那人一声不吭的保持着那姿势到现在。司沫拧开把手,进去一看,还真是。

  “吃饭了。”司沫放下东西,见她没反应。顺着她的视线往上看,天花板没什么特别的,就要转身出去了,听见她开口说话了。

  夜慕:“上厕所。”

  司沫回头看了她一眼,“来吧,我带你去。”

  一路默默无言,走到厕所,夜慕低头看了眼手上的铐子,又看了眼司沫,后者冷哼着,“以为演电影吗?解开铐子让你跑?”

  谁想夜慕竟然抬起手来,这倒是把司沫看愣了,半响才回过神来,该不会是让她帮忙脱裤子吧?“你……你让我帮你脱?”

  夜慕:“不然呢?”

  司沫嘴角抽了抽,又听见她说:“纸。”

  司沫:“……”

  看了她两眼,司沫推着她进残疾人间,解开一边的手铐,挂在扶手的栏杆处,再把纸塞她手里,“自己解决吧。”

  听见一阵哗啦声,在门外的司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莫名地联想到一些不太……咳咳,有颜色的画面。她拍了拍脸颊,告诉自己身为警·务·人员,怎么能想歪了呢!都怪妮子那家伙不正经,昨天给司沫看了一本漫画书,说是某大神的最新力作。

  结果呢,她在妮子殷切的注视下,翻开了第一页,妈蛋的,竟然是俩姑娘在卫生间里搞……那啥啥。

  一联想到刚才,那人让她帮忙脱裤子,司沫整个人就不好了。

  “喂。”

  司沫扭头,“好了?”

  夜慕嗯了声,司沫去给她解开铐子,铐回手上,准备拉她出去的时候,夜慕一个转身撞上她,贴的十分近,连呼吸都撞在一起了,夜慕比她稍微高了些,垂下眼睑,嘴里挤出两个字:“让开。”

  司沫:“干什么?别想耍花样,回去。”

  夜慕蹙眉:“洗手。”

  司沫尴尬了,那眼神仿佛是在说你上完厕所都不洗手的吗?等夜慕洗好手,不用司沫喊,她自己就走回去了,还很自觉的吃起饭了。

  司沫站在外面看着她把葱一点点的挑出去,再把香菇也挑出去,忍不住啧啧两声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