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十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章

  室友太乱!

  约好一起看电影的两人,早早地出门逛街,又一起吃了个下午茶,这才幽幽地去电影院。司沫买好爆米花和饮料,妮子去取了票,剩下几分钟的时间就能进场了。

  “难得周末,我竟然和你一起看电影,哎,真是悲剧啊。”妮子感慨道。

  司沫吃着爆米花,笑嘻嘻的揶揄她:“那你还不赶快去找个男朋友,这样就不用和我一起看电影了。”

  妮子哼了一声,伸手去拿司沫怀里的爆米花,“我这是看你可怜,总是一个人,所以我大发慈悲来陪你呗。你到底是懂不懂我的心啊,亏我对你这么好。”妮子佯装生气的摸样,戳了她一下。

  司沫连忙点头,表示自己知错了。

  正打闹着,司沫的手机响了,一看是房东,她就挥手让妮子安静,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,“喂,夜小姐,怎么了?”

  “灯坏了。”夜慕简单的说。

  司沫忍不住额间青筋跳了下,深呼吸一口气,“不是昨天才换上去的吗,怎么会又坏了呢,要不,等晚上我回来的时候,再换吧?”

  夜慕:“不行。”

  司沫差点气急败坏的要冲着电话吼了,勉强挤出一抹微笑,她问:“为什么不行呢,夜小姐,早上的时候,我特意问过你,你说不用换的。”说起来,这个星期,换了多少次了?光是灯泡买买都不少钱了吧?

  夜慕:“要用。”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字,把司沫打发了,随后挂了电话,丝毫没有给司沫再交涉的机会。

  “真是讨厌的,我早上明明问过要不要换灯泡,她说不要,现在又让我回去换灯泡,真是烦啊,不是还有物业嘛,我没来之前,她也过的好好地啊。”司沫忍不住跟妮子抱怨了一通。

  妮子点头,吃着零食,问她:“该不会是她故意整你的吧,偏偏挑这个时候坏,她那什么灯啊,我家的灯好几年都能用。”

  这么一说,司沫也发现夜慕换的东西太勤快了,转头哀怨的看着妮子,“这个星期,差不多每天都在换灯泡,而且马桶时不时堵上一回,再不然就是她说牙膏没了,叫我去买。听你一说,我也觉得次数太频繁了。”

  本来没往坏处想的,结果现在司沫也觉得不对劲了,有些无奈,“有钱人啊,竟然没事花着钱来折腾人,呵呵。”

  “那你就不要回去,不能这么惯着她。”妮子看见时间差不多了,拉着司沫进场,后者还有点担心,万一夜慕真的需要灯怎么办?妮子瞪了一眼她,说:“谁特么下午三点就开始开灯了?脑子进水了吗?”

  司沫点头,如此也对,就跟着妮子进场了,喝了一口饮料,想着夜慕估计就是那种脑子进水的人,好任性啊,虽然灯泡不值钱,可是积少成多,竟然也能玩一个星期,不能忍!对,司沫暗示完自己以后,就开开心心的等电影放映了。

  一个电话。

  两个电话。

  三个电话。

  四个电话。

  ……

  司沫忍无可忍接起来,“夜小姐,有什么事吗?”

  夜慕:“你在哪儿?”

  司沫:“我说了下午和朋友看电影,所以,夜小姐,等我晚上回来再换灯泡好不好?”突然觉得自己嘴贱,为什么要加好不好,按夜慕的性子,肯定是说不好啊。

  果然,她听见夜慕说不好。

  夜慕又加了一句:“马上回来。”

  司沫:“我不,我已经进场了,不能浪费钱,再说了,现在还早,谁开灯啊,夜小姐,你就看看电脑,玩玩游戏,不要用灯的嘛,最后我是只是租客啊,不是24小时贴身保姆啊。”

  夜慕:“我用,不看,不玩,你要违约吗?”

  司沫脑子忽然间就短路的感觉,这夜慕说的话她还得再过一遍才知道什么意思。半天后,才想起来,夜慕根本是回答她刚才的话,不看电视,不玩游戏,最后个违约是什么意思?“夜小姐,什么违约?我不记得我们合同上有这个啊?”

  没想到,夜慕又把她电话挂了,司沫气不打一处来,这种房东太嚣张,太无耻,太不知礼貌了。

  在一旁的妮子虽然没听见什么对话,但是见司沫那气呼呼的样子就知道肯定不是好话,连忙给她扇扇,“消气消气,别生气别较真,会长皱纹的。”

  司沫深呼吸几回,这才平静下来,就收到一条短信,打开一开竟然是夜慕发的彩信照片,上面是司沫签的合同,妈蛋的,后面一张是什么?她怎么不知道,还有这种霸王条款:时刻保持电话畅通,随时找得到人,负责家里一切事物的维修,租期即日起为三年,不得变更等等……

  下面落款还是司沫的字,她认得自己的字迹啊,可是对此毫无印象。再仔细一看,好家伙,竟然是复写纸签字的!她,她,当时竟然没发现!

  苦着脸,司沫转过头来看向妮子,把手机递给她看。

  妮子诧异的爆米花都掉在地上了,“你就这么把自己卖了?”

  司沫扶着额头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最后叹一口气,拍着妮子的肩膀说:“我回去了,对不住你,你自己看吧。”顺便把爆米花塞到妮子的怀里,她就起身走了。留下一脸茫然的妮子,继续看电影。

  回到家的司沫,第一件事不是换灯泡,而是去找夜慕问清楚,敲了半天的门,没人应,司沫看看时间,四点半,不应该是睡觉的时候啊。

  被敲烦了的陈媛开门出来,“你好烦哦,敲个没完没了的,不知道这么长时间没人回应你,要么是不想理你,要么是人不在吗,当然我觉得阿慕不想理你的可能性比较大,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件事,阿慕刚才出门了。”

  司沫差点吐血,她辛辛苦苦的赶回来,结果夜慕竟然出门去了。她咯咯的捏着手指节响,看得陈媛往后缩了下,问:“你打算干吗,你身为公务人员,不能乱来的啊,不然我可是会报·警的,再说,再说我也是练过的。”

  “她去哪儿了?”司沫打断她的话。

  陈媛刚张嘴又想跟她胡扯,被司沫一瞪,那阴森森的气质吓了一跳,瘪嘴道:“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,我哪里……”刚想说我哪里知道,结果见司沫挑眉,她又改口:“我不知道。”赶紧把门关上。

  司沫无奈的摇头,对于陈媛这种人,真不能较真,当然夜慕那种也不能计较。

  “不好了,不好了,救命。”陈媛从房间里闯出来,拿着手机一把抓住司沫,“怎……怎么办,阿慕出事了。”

  一头雾水的司沫接过手机,夜慕发过来的短信:救命,地址,书房

  “这是什么意思?马上报·警,你能联系你同事快点处理吗?”陈媛绕着司沫叽叽歪歪的念着,司沫来回走了两步,一个转身进了夜慕的房间,陈媛还没来得及阻止,随即又跟着进去了,一边进一边说:“阿慕不让人进她房间的,你这样回头她回来以后,我肯定会告诉她的,你不能……”

  司沫动了动电脑鼠标,屏幕上刚好显示了她正在看的网页,是邮箱接收,一首诗:

  我有三尺琴,

  在悬含玉音。

  天生细碎物,

  桥形出树曲。

  下有北流水,

  等闲消一日。

  “这是谁?”司沫指着发件人,打断陈媛的话,后者探过头来看了看,摇头:“不知道啊,不认识的。我现在报·警。”

  “没用的。”司沫找来一支笔和纸抄下这首诗来,边抄边说:“你怎么说?说人失踪?那也是需要24小时以后才立案,单凭一条短信,也许是恶作剧呢?”

  陈媛急得团团转,在司沫背后走来走去,还念叨个没完,然后一点也没影响到司沫,她脑子高速的转动着,地址是在书房的意思吗?书房里,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吗?她是接了电话后出门的,打电话的是谁?

  司沫在屋子里看了一圈,前半间房屋算是书房,三面都是书柜,整整齐齐罗列着一系列的书,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,书桌上有些凌乱,却又和之前司沫进来的时候感觉差不多。

  书桌边上的大黑板上,标注着人物,关系,还有人物图,就跟他们破案标注出来的线索图类似。司沫猜测那是她画漫画时的人物关系图。那么,只有这个邮件是最可疑的。“妮子,帮我查一个ip,我发给你了。”

  “怎么样?有什么消息吗?”陈媛凑过来问,司沫摇头,“刚发过去,需要点时间。”瞥眼间看见陈媛的手放在桌上,刚好压住一点抄下来的那首诗。陈媛见她看着自己,顺着视线低头,盯着自己的手,“我手怎么了?不就是比你的手胖一点吗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  谁知司沫随意抓起一支笔,转身就冲出门去了,陈媛在背后怎么喊都不应,她疑惑的拿起来看了眼,只见司沫圈起了每行诗的第一个字,连成一句话:我在天桥下等。

  “谁留的?难不成阿慕就是看见这个?”陈媛拿着纸赶紧追出去,然后已经不见司沫的人影了,跑到阳台上一看,刚好看见司沫骑着她的小毛驴出了小区的大门。陈媛一跺脚,她又没小毛驴,也不会开车,只能懊恼地在屋子里等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