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十二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二章

  室友太乱!

  “所以,你就被她使唤了一晚上?”妮子听了司沫的话以后,总结道。歪着头看她,最后拍了拍司沫的脑袋,“我觉得吧,斗智商人家完全是碾压你啊,你回去问问她什么毕业的?”

  司沫白了她一眼,“还能愉快的聊天吗?”

  妮子笑:“为什么不能啊?你想想看啊,昨晚上可是一个环节扣一个环节的,甚至连你的心理都把控好了,你说她是不是心理学毕业的?”

  司沫没好气地打开妮子摸着她脑袋的手,“不知道,我就知道,她简直是高冷的没朋友,难为那陈媛还能关心她,结果她还不领情。”

  想想都觉得陈媛像是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,有点小悲哀。

  可是,再转念想想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别人还能说什么呢?

 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,出外勤的苏万阳回来了,淋着一身的雨,甩甩头,“下雨了,你们回家的时候,小心点。”

  果然到了下班的时候,雨没有停,反而有下大的趋势,能蹭车的都已经走了,连妮子都蹭上顺风车回去了,本来有小毛炉的司沫是不用担心的……“卧槽,我的小毛驴!”司沫想起还在露天的爱骑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甚至连那红色豪华跑车都没看见,直到喇叭响了两下,她有点不确定的探头,只见车窗摇下来,夜慕在里面。

  司沫左看看,右看看,大厅门口就自己一个人。

  早上的时候,是夜慕送她来的,说是顺道要去核实下投诉的事情,把司沫那点以为房东变好的心思也扼杀在摇篮里了。早上说得通,晚上这……又是闹哪样啊?

  电话响了。

  竟然是夜慕。

  司沫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跑车,然后冲进雨里,很快的钻上车,“夜……夜小姐,找我有事?”

  夜慕:“没事。”

  没事你打什么电话?就这么几步路,我不是聋子,你说话我还是能听得见的!司沫在心里念叨了一遍,“哦,那夜小姐打我电话干什么?”

  夜慕发动了引擎,说:“叫你上车。”

  司沫:……

  那你直接喊我就好,我听得见,真的。她叹一口气,望着窗外,雨淅沥沥的下个没完,模糊了这个世界。

  雨天车不好行驶,再好性能的车也一样,堵在路上,一片尾灯,夜慕是没有表现出不耐烦,倒是司沫自己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那个,夜小姐啊,谢谢你下雨天还来接我,这段路比较堵,又是高峰期,你晚上想吃什么,回去我做给你吃吧。”

  夜慕瞥了眼后车镜里的司沫,“顺路。”

  顺路?司沫张了张嘴,她记得陈媛远,夜慕很少出门的,偶尔出去散散步倒是有的,这下雨天的,湿乎乎的,难不成还出去散步?顺哪门子的路?司沫越想越觉得夜慕应该是不好意思了。

  嗯,用妮子经常形容的词,就是傲娇了。所以,不承认是来接自己的。司沫若有煞是点头,觉得自己想的很有理。于是,就安慰自己,夜慕这个人虽然怪了点,但是有时候也是挺好的嘛。

  就不要拆穿她了。

  于是,夜慕在后车镜里就看见了这么一副场景:司沫面色凝重的点头,又松了一口气似地再点头,最后竟然还笑了。

  然后被夜慕当神经病一样睨了一眼。

  晚上司沫把冰箱里能烧的菜都拿出来,做了一桌子的好菜,看的陈媛直流口水,她打量着司沫,说:“太阳打西边出来啊?你竟然做了这么多菜?不要钱啊,还不知道要吃几天的剩菜了呢。”

  司沫嘿嘿的笑,就观察着夜慕,发现她没说话,而且每个菜基本上都尝了,“你喜欢哪个?我以后经常做给你吃。”

  “哟哟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啊,你这是准备打我家阿慕的注意吗?我告诉你啊,肯定不行的,不要说阿慕不找女朋友了,就算是找,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,你这样插队很不厚道的我跟你说……”陈媛念了半天,被夜慕一筷子敲在碗边。

  夜慕:“吃饭。”

  陈媛瘪着嘴,委屈的跟个小媳妇似地,低头扒饭。

  跟着司沫也坐下来吃饭了,她一边解下围裙,一边问夜慕:“夜小姐,饭菜还合口味吧?”除了剁椒鱼头夜慕没吃,别的都在吃,司沫看了她一眼,“夜小姐,是不吃辣的哦。”

  夜慕嗯了声。

  “那夜小姐,吃完饭,要不要出去消消食啊?”

  “这下雨天的出去干嘛?你又想把我家阿慕拐到哪里去啊?昨天晚上的事情,我还没跟你说呢,你……”陈媛这一张嘴,就跟打嘴炮似地,滴哩咕噜完全不给人说话的空隙,就自顾自的说个没完。

  她手机叮咚的响了,陈媛立马去看,拇指飞快的打着字,已经忘记了刚才要说的话。司沫转头立马跟夜慕说:“夜小姐,晚上能再出去一趟不?”

  夜慕:“取车?”

  司沫点头。

  夜慕:“好。”

  司沫这下开心的吃饭了,回完信息的陈媛抬头,见两人似乎达成什么共识了,她东看看西看看,“怎么回事,你们俩趁着我回信息的时候,说了什么话,到底怎么回事,阿慕……你要抛弃我了吗?怎么可以和这个才住了几天的妖·艳·贱·货在一起呢。我要哭死了,我……”

  “哎哎,谁妖·艳·贱·货啊,我连面霜都没抹的,怎么担当得起这个词啊。”司沫噎了她一句。

  “连个面霜都不擦,你还是女人吗,就这样的还想勾·引……”

  司沫:“擦面霜跟是不是女人没关系的,至于我是不是女人嘛,你要不来试试就知道了。”不知道怎么地,回复陈媛的时候,司沫倒是很利索的,只是……她转头看向夜慕,跟她说话的时候,就有点撸不直舌头的感觉。

  她将这归于夜慕太冷漠的缘故,所以自己不敢太靠近。

  吃完饭,司沫准备去洗碗了,陈媛问道:“阿慕,我托你去东一路买的东西呢?”

  听了一耳朵的司沫,想起夜慕接她的时候,说顺路。原来真的是顺路,她上班地儿就在东一路附近,所以她之前想的那些什么傲娇不好意思,都是她想多了,人家真的是顺路!

  一阵碗撞声,司沫把抹布扔在水槽里,“陈媛今天你洗碗,夜慕要跟我出门。”

  “我还是伤患,你让我洗碗你好意思吗?再说了,我家阿慕肯定不会和你……出……门……”说道后面的时候,司沫已经拉着夜慕走到门口了,陈媛张着嘴把剩下的话说完了,眼睁睁的看着她们俩出去的背影。

  再扭头看看水槽里叠着的碗,她睁大了眼睛,站在客厅里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下了楼以后,司沫都还觉得有点气,倒是旁边的夜慕很淡定,半天后司沫回过神,看见被自己拉过来的人,电梯已经到地下车库了,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,“夜小姐,那个……对不起啊,我刚才一时冲动所以拉着你下来了,你……”

  “走吧。”夜慕出了电梯,去开车。

  在身后的司沫单手捂脸,简直尴尬的要死,怎么就忍不住跟陈媛拌嘴了呢?明知道陈媛就是个话唠,说话都不过脑子的,跟她计较个什么劲儿?这下子冒失的拉着夜慕下来,回头不会又要折腾自己了吧?

  她望着夜慕的背影,很高挑,也很瘦,每顿饭就吃一碗,太对不起她的身高了。司沫不由得想偏了,直到夜慕回头,朝她勾勾手指,司沫才屁颠屁颠的跑上去。

  因为她的小毛驴已经买来很久了,过了保修期,所以没办法让店里的人去托,只好她自己去,到地方一看,不见了!她的小毛驴不见了!司沫傻眼了,很快回到车里,“回去吧。”

  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鼻腔,夜慕回头看了她一眼,“好了?”

  司沫摇头,嘟着嘴,很委屈的感觉,“我的小毛驴不见了。”她莫名其妙地因为眼前的人,黑乎乎的跑来,结果被耍的团团转不说,还把心爱的小毛驴也给丢了,最关键,以后每天上班挤公交车,那不得每天早起?

  光是想就觉得心塞头疼蓝瘦香菇。

  夜慕也没在说什么,开车回去了。

  好不容易一只手洗完了碗的陈媛,最后一下很帅气的把抹布扔到水槽里,扭头回屋了。晚上吃饭的时候,接了笔大订单,也不知道是个人还是批发商,竟然把她店铺里的东西都买了个遍。

  如果是个人用的话,真为那人的另一半担心啊,她店里还有不少s·m的工具呢,比如捆·绑·性·感套装,手铐,猫尾巴,羽毛拍子等等。

  不过倒是卖出去不少钱。她开心把单子打出来,先整理一部分的货出来,刚核对信息的时候,突然发现这个地址有点眼熟。

  陈媛想了半天没结果,就上电脑再查一下,一般有印象的肯定是给差评的!果然,在她单独记录的表格里,这个地址是给过差评,因为还是同城的她特别有记忆,住在市中心小区锦绣东方,竟然会给差评!

  要知道,锦绣东方的房价可是本市里最高的地段,都是豪宅啊,从那儿出来的车,开门都是竖着的。

  哼,陈媛翻出手机对着地址上留着的手机号拨了过去,这么一大笔钱,她是想挣的,但是提前礼貌性的打个‘招呼’,也是可以的。

  响了很久以后,才有个人接起来,喂了一声,那头声音喧嚣吵杂,很糊。陈媛皱了皱眉,“您好,我想跟您确认下订单,如果没问题的话,收到请给我好评,可以吗?亲。”

  “亲一口倒是可以。”那头一个女人轻笑着说,“明天把东西寄过来。”说着就挂了。

  “呸,还亲一口呢,谁稀罕!”陈媛嘀咕着,把手机扔到一边去,恶狠狠地把货打包起来,越想越觉得那边肯定是在开派对,果然温饱思·淫·yu,像她这样的就只会考虑吃饭问题,哪里还有别的精力?

  哎,人比人气死人啊。

  想着,她把空气·套拆了一盒,悄悄地拿针灸的针扎了个遍,心想反正都是要用的嘛,太激烈的运动,也是会破的。

  如此,很愉快的打包好了。就听见开门的声音,陈媛跑出去,“阿慕,你回来了啊?我把碗都洗了,我是不是很勤快。”一脸求表扬的陈媛跑到夜慕跟前,发现司沫耷拉着脑袋,很不开心的样子。

  这下子,她倒是开心了。“她怎么了?受什么打击了?脑袋都焉了,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。”

  夜慕瞟了一眼幸灾乐祸的陈媛,“车丢了。”

  “车?她有吗?”陈媛问。

  夜慕没再解释,看见司沫回屋了,她也转身回屋了,客厅里又剩下陈媛一个人,她哀叹着摇头,“干嘛啊,说话多说下嘛,跟我聊聊天也好啊,我又不是什么可怕的怪物,真是的,都不会关心关心我,哼。”

  她也转身回屋子里去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