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十六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六章

  室友太乱!

  相比美美地吃了一顿饭的两人,出门的陈媛简直是行走的悲剧了。

  起因还是那个给她差评的卖家,本想着用传统方法也就是神器呼死你去搞她,但是看完人家的追加评论后,陈媛更想直接neng死她。然而只是想想,对方给她打电话,就此次事件需要来个见面会议,若是协商满意,改评论。

  出门的时候,虽然是阴天,却也还没下雨,然而快到约定的咖啡馆时,就差那么几步,一阵倾盆大雨浇下来,陈媛跑都跑不及,站在咖啡馆的屋檐下,湿了半身。她有些懊恼地望一眼天,心理咒骂着那买家。

  整理了下才进去,打个电话给对方,“喂,你好,我现在已经到了,距离五点也快了,请问你到哪儿了?”

  “啊?啊,还没出门。”linda说道,她刚泡完了澡,拿着杯香槟呡了口,“很快出门,等我,不知名的小女朋友。”微笑着挂掉电话,她转身坐到沙发上,双腿交叠放在茶几上,一口饮尽香槟,晃动着空酒杯,穿着浴袍的她,却没有一丝想要换衣服的意思。

  屋外的雨声渐大,天色朦胧昏暗,linda似乎想起更有趣的事情,发了条信息给陈媛:直接来锦绣东方8号。

  刚起身,那边回信息了:没伞,不去。

  陈媛学着夜慕的语调回了一条信息后,又有点担心,万一把人激怒了,每天买一个东西,每次都是差评怎么办?到时候,能不能不卖给她了?陈媛单手拖着脸颊,冥思苦想。

  约莫半个小时以后,身穿白色红领蝴蝶结无袖衫,搭配玫瑰印花包臀裙的女人走进来,引起不少人的瞩目,尤其是那包臀裙,更是将s型的好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陈媛咽了咽口水,想要移开视线,却怎么也移不开,很早的时候她就知道,自己对异性没什么感觉,反而是看见漂亮的姑娘,有好感。而刚进来的这个女人,恰好是陈媛看过这么多人以后,觉得非常好看的一个。

  嗯,夜慕除外,她喜欢夜慕,算是精神上的支持,认识到现在七年,从来没敢跟夜慕表白,只有偶尔的玩笑,半真半假的说着,可惜夜慕不当真,她也就不会当真的说。

  手机铃声将陈媛拉回现实,“你好?”

  电话那头没声音,却听见高跟鞋哒哒的往这边走过来,一双修长的白腿走到自己跟前,一个拐弯,那个美丽的女人坐到了自己对面,陈媛张了张嘴,脑子有点乱,半响后,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那个女人。

  “你就是刘琳小姐?”陈媛将两者联系在一起。

  linda微微一笑,十分妩媚地望着她,“叫我linda就好,我可爱的不知名的小女朋友,你怎么称呼?”

  她的声音一点点的往陈媛耳朵里钻,让陈媛连她话的内容都没听清楚,张嘴就说:“我叫陈媛,那个东西是你买的?那能不能给我个好评啊,我挣点钱不容易的,你看看你……估计是不能体会我等屁民的困难,但是好歹也留个活路吧,美女姐姐。”

  都说了能住在锦绣东方的人肯定不差钱,她一走进来,那种自带的优雅气质,很能说明一件事情,那就是她很有教养。再者就是那身衣服,虽然陈媛没钱买,但是至少八卦杂志上,新闻上也会去看看。

  kingtina出的最新款夏装,听说单单是一颗纽扣就是找翡翠定做的,更不要说整套衣服了。陈媛就想趴在桌子上嗷嗷大哭给她看,装可怜也好,耍无赖也罢,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让她改评论。

  “你好像淋雨了?万一感冒了怎么办?要不去我那儿再谈吧?”linda关心的问道,伸手摸了下陈媛的额头,似乎再确定是不是发烧了。视线落到陈媛受伤的胳膊上,“而且,你手也不好沾水吧?”

  陈媛看看胳膊,点点头,心说这姑娘还是蛮通情达理的,可是!为什么要给我差评!陈媛干咳了两声,“那个,linda啊,能不能给我改评论啊?我们是为了这件事才见面的嘛,对吧,总不能把正事忘记了啊,这点雨就我这种野草来说,是绝对没问题的。”

  你这种温室里的花朵就不好说了。陈媛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上。

  linda抿着嘴角笑,“我家就在附近,我是担心你,反正雨好像一时半会儿停不了,我们的事情可以慢慢谈。”

  刚想反驳的陈媛,鼻子一痒,结实的打了个喷嚏,她扯过一张纸巾擦了擦,心说这人绝对是乌鸦嘴。“可是去你家,会不会不太方便啊?我一个外人,是吧?”

  “不会,我家就我一个人。”

  靠,那么大的别墅里就住一个人,不害怕吗?陈媛看着她,“那麻烦你了,对了,等我一下。”陈媛赶紧把那块还没吃完的蛋糕三两下吃完了,又将咖啡一口喝完,这才点头,准备跟她走。

  linda只是默默地看着,并没有说话,等陈媛看过来的时候,她也只是报以微笑,转身时,舔了舔嘴角,好像真的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宝贝。

  两人是坐着linda的豪车走的,没错,就是传说中竖起来开门的那种车,车门像翅膀一样的车!陈媛有点紧张,生怕弄脏了,到时候让自己赔,这个坐垫她肯定也是买不起的。

  linda眼角余光看见整个人绷直的陈媛,眼底的笑意更浓了。没有几分钟就到了,她将车停在地下车库,带着陈媛坐电梯,瞥了眼她,“小媛媛很紧张啊?”

  陈媛梗着脖子瞪了她一眼,“紧张什么?我又不是没去过别墅,再说了,你一个人住,我有什么好紧张的?刚才坐你车我也没紧张。”

  linda笑得更欢了,穿着恨天高的她比陈媛高了一个头多,在陈媛说话的时候,居高临下的刚好看进领子里的那抹风光,linda舔了舔嘴角,对珠圆玉润的陈媛,很满意。

  电梯很快到了一楼,linda朝她眨了眨眼走出去,撑起一把伞,陈媛只好跟她挤在一起,左右张望一番,好在没什么人。

  门是密码锁,陈媛别过头去,表示自己不会偷窥。

  谁知道门刚开,甚至连伞都没来得及收,她就被人拉进去,顺势背靠在冰冷的门边,又是淋了雨的,一股子凉意从脚心窜上来,陈媛直打哆嗦。忽然间,linda的唇吻了过来,罩住她。

  柔软而温暖的双唇,覆盖在她冰凉的嘴上,冷热交替,激起心底最深处的反应。

  陈媛脑子里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来的太快,无意识的只是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,微微张了张嘴,一条灵动的舌头瞬间侵·入而来,被迫着和它搅动在一起。陈媛抗拒的伸手推了把,结果被linda抓住,一把按在墙上。

  而她的另一手空着的手,在陈媛身上四处游走,冰冷的皮肤上感觉到一只滚烫的手,一点点滑下来,所到之处皆是灼烧般的炽热。什么时候窜到她背后,解开了内衣扣子,都不知道。回过神来,陈媛忽然感觉胸前一轻,连忙双手挡住,打了个激灵,脑子稍微清醒了点,而她的另只手还打着石膏没法动。

  自然没能阻止那只游走的手。

  吻得快要窒息了,linda才放开了她。手指来到她的胸前,一个勾指,将陈媛的扣子解开,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经露出半壁江山了,混着刚才被解开的内衣扣子,几乎就是要全部沦陷。

  陈媛抬脚踢了她一下,瓷实的踢中了linda的腹部,后者顾不上调戏了,捂着肚子疼弯了腰,指了指罪魁祸首的陈媛,又捂着肚子在旁边转。

  “你,你个流氓。”陈媛一时间想不到什么词,反手将带子扣好,衣服也整理好,逃一般的跑出去,捡起外面的伞跑了。

  “哟呵,还是个小辣椒?有点意思。”休息半天后的linda自言自语道,决定再玩玩,这种欲拒还迎的感觉最好了。她摸过嘴唇,就像是在体验残留在上面的陈媛的气息。

 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,陈媛跑出去没注意看路,被疾驰而过的车溅了一声的雨水,回到家的时候,整个就是一落汤鸡。

  客厅里留个盏灯,陈媛死咬着下嘴唇,心里排山倒海的难受。匆忙回屋拿着睡衣去洗漱,站在花洒下,她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水,反正满脸都是水。洗着洗着,她蹲在地上抱着自己哭起来。

  明明连阿慕都没有亲过,她保持了那么久的初吻,就这么给个神经病了。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?她父母离·婚后,两边都不愿意要她,像个球一样踢来踢去,后来她母亲再嫁,更是不愿意带她。

  读书的时候,两边住,一三五在这里,二四六在那边,星期天去同学家蹭一晚上,不然父母又要吵,凭什么在我这里多睡了一晚上,那就意味着要多花一天的钱!呵呵,陈媛很想问他们,既然麻烦,那当初为什么要生下她来?倒不是死了来得干脆!

  陈媛望着头,就让水冲着,她抹了一把脸,又抹了一把,最后哭的更压抑了。

  “陈媛?洗好了吗?”司沫敲了敲卫生间的门,晚上听见陈媛开门的声音,担心她淋了雨,所以给她煮了点姜汤,结果热了一遍以后,发现这人还在洗澡,水声哗啦啦的流。

  二十分钟以后,人没出来。

  三十分钟以后,人还是没出来。

  这都快一个小时了,人依旧没出来。

  司沫不放心,就来敲门了,该不会是在浴室里睡着了吧?

  “啊?”陈媛惊慌的应了声,以为都睡了,为什么……也许,是想要上厕所?陈媛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,手忙脚乱站起来的时候,只觉得腿麻了,勉强扶着墙壁,她才穿好衣服。

  “对不起,有点久。”陈媛低着头,闷声的说道。

  司沫没看见她哭得红肿的眼睛,见她出来,立马转身去了厨房,“我给你热了点姜汤,你喝点吧,外面下雨了,也不知道你淋着没。”

  那碗姜汤捧在陈媛的手里,她看见汤面上倒映的自己,很狼狈,很可怜,“谢谢。”陈媛想不到在这个时候,竟然还有人关心自己,还是那个平日里被自己总是抬杠的人。她捧着碗逃回了自己房间。

  只有在这里,她才感觉到绝对的放松。

  不凑巧的是后来陈媛开始发烧,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迷糊间总感觉耳边有人在说话,可是

  又没力气睁开眼,头歪了歪,又睡过去了。

  将人送到医院后,司沫才松了口气,要不是今早提前喊她吃早饭,根本发现不了,没准就烧坏脑子了。

  办完手续的夜慕走到她边上坐下,“怎么说?”

  司沫:“医生说没什么事,可能淋了雨受了点凉,挂完点滴应该就好了。”说着她把陈媛的手机递给夜慕,“好像有个人打了她很多电话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急事。”

  夜慕拿过来扫了眼,就放包里了。

  不一会儿,司沫接到队长电话,说是有事让她回局里,她看了眼夜慕:“夜小姐早上想吃点什么?我给你买上来吧。”

  “不必,你去吧。”

  司沫看了眼夜慕,走了,没几分钟后,气喘吁吁的司沫又跑回来了,提着矿泉水和早点,塞到夜慕手里,边喘气边说:“早上来的太急你都没吃东西,这挂三瓶水最起码几个小时,你饿了怎么办?”

  看看手表,司沫又要走了,“我先走了,今天可能很晚回来。”人已经跑到楼梯间了,好在这里也不过是二楼。

  夜慕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,抿了抿嘴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