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十七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七章

  室友太乱!

  陈媛醒过来的时候,就看见守在床边的夜慕,可把她乐坏了,强撑着要坐起来,“阿慕,你送我来医院的吗?还是你对我好,我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我……”

  “是司沫。”夜慕瞥了眼她,拧了瓶矿泉水给她。

  “我就知道你对我好,知道我想喝水了。”陈媛立马把话岔过去,谁知道夜慕又接了句:“她买的。”

  “但是,守在我身边的是你。”陈媛固执的说道,偏着头看向夜慕,她只是想找个存在感,她想在夜慕这里看见自己的存在。

  夜慕嗯了声。陈媛就乐了,嘴笑得合不拢了。

  突然手机响了,夜慕从包里翻出了给她,一看,就是那个神经病,陈媛手忙脚乱的关机,抬头看见夜慕低着头看手机,“阿慕,这个人我不认识的,可能打错电话了,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啊?有点想回去了。”

  “等输完。”夜慕说道。

  饶是陈媛这个话唠,也有不想说话的时候,她静静地望着夜慕,觉得就好了,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嘴唇,心里很烦躁。

  接到消息赶回去的司沫,很快到局里,“苏队,什么事这么急?”

  苏万阳示意妮子把资料拿过来,几个人进会议室开会了。

  在本市下面的一个县里,某家宾馆多次被举报卖·yin,然而派出所扫·黄的去看过了,每回都是无疾而终,举报电话却一直没停。直到昨天,得知消息,可能和他们目前正在追捕的大鱼有关。

  这事转交他们这里了。

  陈岩看过资料后,“老大,这摆明是放水啊,把烫手山芋让我们这里一扔,他们就不用管了。”

  “不排除这种可能性,但是也不能绝对。”苏万阳翻了翻资料,“我们今天得下去一趟,看看具体的情况。有没有问题?”

  众人摇头,很快就收拾东西出门了,中途司沫给夜慕打了个电话,简单的说了下最近有事不回去了。

  妮子撞了撞她肩膀,“你跟你家房东什么个情况啊?不回去还得报告啊?”

  “住她家的房子,这个当然要说一声的,不然她等着怎么办?”说完以后,司沫觉得自己想多了,夜慕是不会等的那种,但这是最起码的礼貌,于情于理都是要说的。

  果然,妮子切了声,“就你那房东,我的印象还停留在冷僻的阶段,她会等吗?该不会是没饭吃,要饿死吧?”

  司沫失笑,其他几个人都好了,又留下妮子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坐镇,她冲着苏万阳的背影喊道:“队长,让我也出去透口气吧?”

  “不行,你是我们的镇局之宝,丢了怎么办?”司沫拍拍她的肩膀,说完后立马溜了,妮子一巴掌没拍到人,看着一个个忍着笑的模样,她就想揍人。

  到县里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了,草草地吃过午饭,兵分两块,苏万阳和司沫去当地派出所了解情况,而陈岩和赵平国则是去那家宾馆打探情况。

  “资料都扫描发给你们了,要看的也是那些。”派出所里的人是这么回复他们的,在苏万阳最后的坚持下,又去把当时的笔录拿过来,甚至连宾馆这方负责人签名都没有。两人对峙一眼。

  “刚才那边有人接到电话,好像有事要跟你说。”绕了一圈的司沫走回来,跟当地的头儿说,朝苏万阳一个挑眉,示意他看好戏。

  苏万阳很配合的说道:“既然有事,那你先忙,我就在边上等着。”那人看一眼他们俩,无奈地坐到位置上,让手底下的人来报告。

  来的人看了一眼他们,又看了眼自己的上司,说:“赵队,星晴宾馆那边又被举报了。”

  赵队也是烦了,冲着苏万阳两人一摊手,“你看吧,这边举报,回头等我们到那边去的时候,人都没有了,这让我们怎么搞?今天你们也在这里,刚好,我让人带你们过去瞧瞧,跟你们要追捕的那个人是不是有关系。”

  甩锅倒是挺麻利的,苏万阳看一眼司沫,“小司啊,你先这里等着吧,我同他们过去瞧瞧。”

  “好的队长。”司沫很爽快的答应了,就自己找了个椅子坐着。

  赵队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,要不是场地不合适,司沫真的觉得自己要笑起来了,苏万阳出去以后,赵队也跟着出去了,不过是去洗手间,剩下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,期间没人打电话,没人玩过手机。

  在来的之前,他们就分析过情况,很可能是内部人员串通报信,那边得知消息才会屡屡唱空城计。是谁呢?

  约莫两个小时以后,苏万阳回来了,跟赵队例行公事般的寒暄了几句,带着司沫回去。

  “老大,怎么样?”

  苏万阳摇头,“期间有谁打过电话,或者弄过手机?”

  “没有,只有赵队和另一个人去过洗手间。”司沫看他的神情,大概就知道应该是没成功。

  接着又听见苏万阳说:“他们这种做法,说是走过场都是抬举了。”原来他跟着他们一起去了星晴宾馆,结果去了以后就在一楼登记处转了转,连二楼都没上去过,苏万阳要求上去看看,宾馆老板说都是客房,没什么人在的,又拿出几听可乐给他们,喝过后大家都坐在那儿,很明显的意思是不会上去。

  苏万阳就跟着回来了。

  接近傍晚的时候,人流多起来,碰上下班高峰期了,他们四个人的车就停在宾馆对面,交流情·报:

  从观察了一下午的陈岩和赵平国这里得到消息是,就在警·车赶来的前一分钟,很多穿着暴·露·的女人从宾馆出来,也没走远,就在附近,等着苏万阳他们走了以后,又回去宾馆去了。赵平国进去问过价格,同一价三十块一次,每次十来分钟,说是速战速决的。

  “呵,就是两边勾结,互通消息,明面上过得去,谁也不找谁麻烦,比我们还不如。”司沫摇摇头,双手环胸,道:“想得到我们要的消息,估计从他们那边是走不通的。”

  苏万阳沉思了会儿,扭头看了看那家宾馆,从刚才到现在,差不多半个小时,进去五个男人,又出来三个。出来的人,神清气爽似乎是得到了满足,而穿着多数都是又脏又乱的。“附近有工地吗?”

  陈岩:“有,下午的时候,开车绕了一圈,旁边刚好有个工地正在施工,有半年多时间了。”

  “第一次被举报是什么时候?”

  司沫:“刚好也是半年前。”

  苏万阳叹一口气,“估计我们查不到什么线索了,这里是因为工地应运而生的,先进去找个人问问吧。”他跟赵平国交代,让他能不花钱最好,要是实在不行就花三十块钱问出点有用的消息。

  晚饭就凑着边上的炒面,司沫去买的。付钱的时候,听到手机短信响了,夜慕:何时回?

  司沫似乎看见了电话那头,夜慕冷着脸打字的模样,不由地笑了笑,回复道:可能今天不回去了。

  发送过去后,又加一条:你晚上定点外卖来吃,不要不吃,明天早上也记得吃早饭,还有陈媛好点了吗?

  直到付完钱,才收到夜慕的回复,只有一个字:哦。

  没了!就这么没了?司沫捏了捏鼻梁,拎着外卖走回去的时候,突然发了个短信问道:夜小姐,你不和人交流,难道不怕语言功能出现障碍吗?久而久之会失语的。发完信息后,司沫将手机收起来,她似乎都看见夜慕挑眉要瞪眼的样子。

  “小司,你这出去买个外卖,回来怎么就……神采奕奕的?发生什么好事了?”陈岩接过来,分给苏队,瞟了眼司沫,感觉她好像很高兴的样子。

  司沫摸了下脸颊,“有吗?那老板挺好的,还送了蛋呢。”说完就见陈岩搅拌了下没发现,转头就看见苏万阳咬了一口蛋,陈岩点着司沫:“你这样不厚道啊,应该一视同仁。”

  他们又梳理了下资料和思路,赵平国也回来了,“苏队,没什么有用的消息,说是她们原先不知道的,偶然姐妹聊天说起来,这边有个工地,不少民工,有姐妹在附近接了生意就近找了个宾馆,然后大家都来了,这里也就出名了,具体最初是谁,没人记得了。”

  “我们回去吧,问不出什么来,也没办法,明天上午放假半天,先休息吧,我再找线人了解下情况。”苏万阳说道,大家又回市里。司沫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近十一点了,她打着哈欠按了电梯,脑袋垂着一点一点的。

  谁知道,一开门,就看见夜慕坐在沙发上玩平板,电视开着,陈媛躺在边上的沙发上玩游戏,“你们这是?”

  陈媛见她回来,“你可算回来了,赶紧弄点吃的吧?晚上阿慕说她烧饭,结果……一搞很晚,所以耽误了时间,司沫,司沫,司沫……好饿啊,我还是个病患呢,照顾我一下啊,你是最好的。”

  头次听见陈媛夸她,司沫嘴角抽了抽,还真是不习惯呢,她无奈叹气,虽然感觉又累又困,还是转身去厨房了,主要是想看看夜慕烧了什么……菜,嗯?这些貌似不能算是菜了,盘子里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那是什么?

  打开电饭煲,里面的米还涨着,水没了,上面生下面焦了,能用电饭煲煮成这样也是能耐了。

  收拾完残局后,翻了冰箱里的冷饭,土豆,洋葱,就做了分咖喱饭,“太晚了,也没什么菜了,凑合吃吧。”

  司沫又往夜慕饭上放了个荷包蛋,被陈媛看见了,“我也要,荷包蛋,我最喜欢了,我的呢?”

  “只剩下一个蛋了。”司沫笑眯眯的说,被陈媛瞪了好久。

  饭后,夜慕回屋去了,司沫问陈媛,“她做了什么菜?”

  “名字挺好听的,叫什么乘着热气球去看火烧云,嗯,好像是这个名字,但是呢,不行啊,然后又去煮米饭,结果就是现在这样子了。我都没发现,辛苦你了。”陈媛拍拍司沫的肩膀,站起来。

  司沫笑了,收拾上碟子起身,见陈媛还站在那儿,突然听见她说:“谢谢你。”飞快地跑回屋,嘭的关上门,司沫皱眉,这也是个别扭的家伙,难怪两个人能相处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