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十九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九章

  室友太乱!

  只上半天的班,就觉得过得很快,在和妮子偶尔搭话中时间就过去了,司沫收拾好东西,起身看见妮子手里的那本杂志,“漫画是出在杂志上连载的?”

  “不单单是杂志啊,漫画网站上也有的,只是会比杂志慢。”妮子把杂志放包里,“你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了?我跟你说,别看我家大神名字很那什么,内容还是不错的,尤其是我这种食肉动物来说,最棒了。”

  司沫嘴角抽了抽,一·夜·爱·慕的漫画以黄·暴见长,实在是没办法和夜慕那种冷冰冰的表情联系在一起,难不成一本正经脸画着两女人亲吻,画面太美,不敢想了。司沫打个颤,甩了甩脑袋。

  “你觉得你大神,是什么样的性子?”

  妮子冥思苦想了一番,最后说:“应该是个逗比。”

  司沫:……

  “沫姐,上次投诉的结果已经下来了,会按规定扣你这个月工资的百分之十。”大厅接待的那姑娘跑上来特意跟司沫说一声,“不过你放心,形式上的通告批评这类的统统没有。”

  妮子拍拍她的肩膀,“你家房东真奇葩,不过看在她给你这么便宜的租金上,你就接受吧。”

  “我上次问她为什么要投诉,她说不爽。”司沫回头苦着脸跟妮子说,“这一个半月里我们相处还是没问题的,问她,竟然说不撤诉,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。”

  闲谈后,司沫在一群四轮的车里看见自己的小毛驴,想想夜慕这个人,其实不能说奇葩,只是她活的很简单,简单到你对我好,我就还你一分好,你对我不好,那我也不会对你有一丝的善意。

  因为抓错的事情,所以夜慕投诉她。却又因为她去帮助‘被绑架’的夜慕,丢了电瓶车后,而得到了夜慕送的一个新电瓶车。

  好像,世界里,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。

  司沫戴上安全帽,叹一口气,可是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世界。骑着新的小毛驴回家,刚好在大门口处,看见陈媛从一辆车上下来,驾驶座的女人跟着追出来,和陈媛拉拉扯扯,最后被陈媛甩开了。

  女人穿着得体,尤其是一双恨天高,看的司沫都担心崴脚,人家却走得很稳当。望着陈媛的背,女人看了一会儿,微笑着回车上了。

  司沫这才刷卡进门,原本以为会再等一趟电梯的,没想到陈媛还在那儿等,见司沫来,脸上有些诧异,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等着很久了?还是看见什么了?我警告你别跟阿慕乱说啊,否则我会跆拳道的。”

  “就你?”司沫冷笑声,见她的胳膊拆了石膏,只是吊着带子了,“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,我什么也没看见。”

  话虽然是这样说,可是回屋后的陈媛时不时的跑厨房,要不就是守在客厅,生怕司沫跟夜慕说上一句话。

  “又下雨了。”陈媛站在阳台上感慨,“好不容易才消停一会儿,这是要下到天荒地老吗?哎呀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晚上似乎还有台风呢,阿慕……我害怕,晚上我们一起睡吧?”

  “我觉得她应该不想理你。”做好饭的司沫,准备去敲门。陈媛屁颠屁颠的跑过来,抢在她前面去敲了夜慕的门,“阿慕,可以吃饭了,晚上我准备了很多好吃的哦。”

  司沫:不要脸的,明明都是我烧的好么?

  陈媛:哼,菜还是我洗的呢。

  最后,厚脸皮的陈媛胜出。司沫捏了捏鼻梁,决定不跟她一般见识,然而夜慕没出门,隔着门板说不想吃。

  “一定是你中午的菜烧的太难吃了,所以阿慕晚上都不想吃饭了,都怪你。”陈媛转头瞪着司沫说道。

  这样也能躺着中枪的司沫,表示陈媛太会胡扯了,“那你怎么不说,因为你之前日积月累的毒害,现在才爆发了呢?”

  陈媛呸了她一下,自己跑去吃饭了,还吃的很欢呢。

  雨开始下大起来,偶尔还有狂风呼啸而过的声音,听起来有些恐怖,陈媛吃过饭早早地钻被窝了。坐在房间里看电视的司沫,听见外面的风声,起身去将客厅里的窗户再检查一遍,确定是否关好了。

  透过门缝中的光,看见夜慕房里亮着灯。犹豫许久,司沫还是走过去,敲了敲门,“夜小姐,需要热点饭给你吗?”

  没人应。

  司沫想着会不会里面正在很投入的画……漫画,嗯,只是画漫画而已,将那些血气方刚的画面统统抛出去脑后去。

  一个闪电劈下来,将室外的夜色撕裂出一条口子,紧跟着的就是轰隆的雷声,刚准备回屋的司沫听见一声轻微的叫声。若不是她离得比较近,可能就被雷声掩盖过去了。

  夜慕……

  拧了拧门把手,拧不开,司沫想了下跑回去卫生间找了个发卡,三两下的撬开门锁,只见夜慕用毯子将自己裹成一团,缩在书桌后面的角落处,看起来和平日里的她,判若两人。

  司沫放缓了步子走过去,“夜小姐?”恍惚间看见夜慕茫然的双眼中,有了点焦距。她轻轻地扶着夜慕,想起那夜她们去烈士园找钥匙的情景,夜慕不愿意上去,她还嘲笑是不是怕鬼。

  “夜小姐,我是司沫。”

  夜慕看过来,“是你啊。”

  “是我。”司沫见她光着脚,就想扶着她去床上,“夜小姐,要不去被窝里吧,暖和点,今晚可能会冷。”她试着将人带起来,可是夜慕摇头,不愿意起来。

  无奈,司沫转身去找了拖鞋来,凌乱的拖鞋丢在床边,另一只还在床底下,看起来很是惊慌,因为什么?司沫回头望了一眼书柜后面的人,夜慕在害怕什么?打雷,还是闪电?抑或者是台风天?

  照她的直觉来说,这种情况,多半就是和童年的阴影有关,会是什么?

  “夜小姐,先把拖鞋穿上吧,万一着凉了呢?”司沫把鞋子放到她跟前,顺势在她旁边坐下,一起背靠在墙边,抱着双膝。“不管是上学的时候,还是上班的时候,我都无比期待台风的到来。”

  夜慕没说话,却微微侧目看向她。

  司沫见引起注意,嘴角勾起一抹笑,接着说:“因为那样,我就能放假了,台风天学校为了安全会放假,单位呢虽然很多时候迫不得已要加班,但是这种天气若是没事也会考虑早点下班的。”

  “你呢,你喜欢台风天吗?”司沫小心翼翼地问道,盯着她观察她的神情。

  谁知沉默许久后,夜慕面无表情的说:“不喜欢。”

  司沫立马附和:“这样的天气,其实绝大多数的人都是不喜欢的。”她觉得她说的特别真诚,却只是得到夜慕不信任的一个眼神瞄过来。司沫立马正襟危坐,“这只是个自然天气,所以不喜欢的人真的挺多的。”

  夜慕:“万一不是呢?”

  不是什么?司沫脑子卡了会儿,“不是自然天气?打雷就是高空中云团不断的运动,互相摩擦,从而产生大量的电荷,形成电场……”

  “停,”夜慕打断她的话,眼神明亮的看过来,说:“科学不是万能解释。”听到这话,司沫倒是觉得有丝凉意冒出来,她干抹了把脸,又听见夜慕说:“牛奶。”

  司沫茫然的看着她,“牛奶?牛奶怎么了?工业化生产出来的,肯定不是牛真的挤出来的,不然早被挤贫乳了。”

  难得被夜慕白了一眼,“我要喝。”

  司沫差点气绝,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她,“那你多说两个字嘛,好端端的一个话题,你就忽然扯哪里都不知道了,我哪知道你转换的怎么快,还不带预告的。”起身要出门的时候,却又问了句:“我把饭一块热了端过来吧,你晚上没吃。”

  等人出去后,夜慕松了一口气,那紧拽着毯子的手才微微松开了些,不再颤抖,忍不住探头望了眼门外,那盏灯让她莫名地安心。

  不是不喜欢台风天,而是厌恶。她会联想到恶事,一股害怕从心底窜出来,所以夜慕总是在台风天的时候,将自己裹好,呆在角落里,静静地度过。

  第一回,有人陪着她聊天,将她的害怕转移开。

  也许,只是个无心之举,却意外的温暖。

  屋外肆虐的狂风暴雨,都变得不再是那般狰狞。

  很快,司沫端着饭菜进来,还附送一杯牛奶,“夜小姐,我觉得你以后有必要多说几个字,真的,你看你要是不多说那表达不清楚意思,再说了,说话能预防老年痴呆。”

  噗——

  夜慕差点将牛奶喷她一脸,好在克制住了,只是呛到夜慕自己了,连连咳嗽不止。司沫赶紧去给她拍背,“夜小姐,不必这么激动,你以后多说点话,没准能推迟老年痴呆,所以你现在就要开始留心了。”

  夜慕:“想揍你。”

  司沫无辜的看着她,“为什么?我做错了什么事吗?没有吧,你当初定的规定我都遵守了啊,你这是无理取闹啊。”

  夜慕脸色更黑了,默默地低头吃饭,不再跟她说话。而司沫却就这样坐在边上陪了她一晚上。

  隔壁的陈媛,默默地将一切看在眼里。她听见厨房有动静,开了个门缝看见司沫端着饭菜进了夜慕的房间,许久都未出来,她等啊等啊等,等到睡着了,翌日听见开门的声音,她一个惊醒,看见司沫从夜慕的房间里出来。

  陈媛忽然觉得松了一口气,仿佛提着心等楼上另一只掉落的靴子,终于掉下来了。可是,为什么还觉得好难受?为什么眼前模糊了?陈媛将头埋进双手中,紧咬着牙,不发出一点哭泣声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