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入院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23章 入院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3章 入院

  室友太乱!

  第二十三章

  一路加速的司沫终于赶在救护车前先回到家里,一进门就看见急得团团转的陈媛,她见司沫连忙跑过来,抓住她的胳膊,“你快看看,阿慕,阿慕……”司沫已经先一步进屋去了。

  轻轻地扶着夜慕,摸了摸她颈动脉,十分微弱,手脚冰凉,皮肤苍白,“救护车应该快来了,你去门口看着。”司沫回头对陈媛说,“她的病历卡这类的有吗?”

  陈媛摇摇头,“我,我不知道啊,之前阿慕也没出现这种情况,再说,她很少出门,我不清楚,也不让我进屋,这些我真的不知道。”感觉到她都快要哭出来了,司沫一个头两个大,又不能吼她,只好放低声调说:“没关系,我找找,你先去看看救护车来了没?”

  司沫将夜慕放好,站在屋子里,纵观整个房间,东西摆放的很整齐,拉开抽屉,细看也是很规律,比如稿子类的都一个抽屉,证件类的都在一个抽屉,琐碎用品都在一个地方,司沫很快翻到了之前用过的病历卡。

  上一次去医院是去年,医生的字看不太懂,都是连着的,司沫只好放弃了,踹包里以后,她顺带将夜慕的身份证也带上,钱的话自己身上有。再拿了个毯子裹在夜慕身上,救护人员也恰好到了。

  “陈媛,你收拾点日用品,可能会住院,我先跟着去,到时候电话联系。”司沫随着工作人员将夜慕抬上担架,边和陈媛说边拉住救护人员,“陈媛,你再把当时发现情况告诉他们一下。”

  陈媛磕磕巴巴地说完了,赶紧去收拾东西,司沫特意嘱咐将换洗的衣服,还有水杯,洗漱用品等带上,看见陈媛那茫然地模样,司沫觉得自己的嘱咐是有用的。

  到医院,最先送抢救室去了,司沫就去办理住院手续,再等到急诊门外,终于坐下来喘口气了,她颤抖地右手握紧同样颤抖的左手,这也是她头次碰见这种事情。回想起刚出来的时候,陈媛还说她好镇静。

  她,只不过是强装的罢了,见惯了穷凶极恶的歹徒,干得是抓人的活,像这种抢救的事情,还是少数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听见夜慕出事的时候,她先是脑子空白了一会儿,才迅速做出判断。

  司沫捏了捏鼻梁,靠在冰冷的椅背上,目光空洞的等着急救室的灯熄灭。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告诉自己,没事的,没事的,一定会没事的!

  跌跌撞撞地陈媛拎着大小包跑过来,“阿慕……怎么样了?”

  司沫张了张嘴,对面的灯,灭了。她忽的站起来,死命地抓住双手,生怕医生来个摇头,很庆幸不一会儿夜慕被推出来了,随行护士直接告诉她们去病房,陈媛屁颠屁颠跟着一路过去。

  而司沫特意留下来问医生情况,“医生,如何?”

  “是过度疲劳引起的休克,现在没事了,到晚上应该就会醒了,一定要注意休息。”医生再三强调要注意劳逸结合,司沫全部点头应下,心说以前总看见她半夜房间还亮着灯,该不会统统都是凌晨才睡?或者干脆通宵了?

  她叹一口气,往病房赶过去,原来很多平时都有迹象,只是自己没留心这才导致今天这般后果,要是再严重点呢?真是不敢想了。司沫决定以后要监督她休息好,这房东要是有个意外,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地方住?

  对,我是关心住房。司沫如此告诉自己。

  进去后,看见陈媛眼眶红红的,“已经没事了,你也放松下,吃过早饭了吗?”司沫看着她,再看了看刚才因为自己进来,而陈媛突然松开抓住夜慕的手,她似乎打扰到了什么,左看看右看看,司沫又说:“快到午饭时间了,我去看看有没有吃的吧,你先在这儿守着。”

  说完,司沫连忙走出去,也不理会陈媛的挽留,老远之后,才放慢了脚步,松了一口气,揉揉胸口觉得有点堵,可能是因为医院的气氛不舒服吧。她试着深呼吸几口气,潜意识的觉得胸闷应该缓解了,可是还有点不舒服。

  虽然在医院里,司沫可没想花冤枉钱看这种突然莫名其妙地胸闷气堵,她甩甩手,大步走出去,寻思着中午弄点什么吃呢?医生说夜慕大概晚上才会醒,那中午随便吃点什么就好了。

  嗯,晚上下班后先回家烧点吃得带过来,至于自己和陈媛的晚饭么,随便啦,不用在意,现在最重要的是夜慕!就这么办了。司沫果然中午只是在医院的食堂打了点菜和饭,没什么好吃的。

  陈媛也不在意,面对饭菜也没挑剔,甚至是一直默默地低头吃饭,连看都没看司沫,倒是让人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  吃过饭后,司沫说:“我得回去上班了,这边应该没什么事,你……辛苦你照顾了,要是有事叫医生,我下班再过来。”

  陈媛嗯了声,送司沫出去的时候,她突然说:“你真的很厉害,什么都见识过一样,不慌不忙,甚至连生活用品都想好了,如果没你的话,我肯定手忙脚乱的。”

  这话,虽然似乎都是好话,但是司沫觉得不对劲啊,她尴尬的点点头,没说话。去了办公室后,将话重复了一遍告诉妮子,“你说,她这是感谢我么?但是我觉得有点怪怪的,我也说不出来,可能是直觉。”虽然干他们这行,直觉不能算数,但现在不是公事啊!

  妮子含着勺子凝重的看着她,半响后,在司沫的催促下才说:“这人宣布主权呢,看样子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,你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,我瞧着你还很乐观的样子,”妮子打量着她,一脸惊起,“不,你不是乐观,你简直是沉溺于此,你难道是受虐体质吗?”

  “什么受虐体质,你在说什么?”司沫越听越糊涂,“她宣布什么主权?夜慕不是她的人啊,我是说……她们不是那种情侣关系啊,也只不过是房东和租客啊,跟我是一样的。”

  妮子似笑非笑地点头,“孺子可教也,都知道用情侣关系来形容了,你以前可是一点也不知道的。”

  司沫狗腿状地抱着妮子的胳膊,“这不是您老人家教的好嘛,话说回来,你的意思是陈媛对她有意思,所以这是在告诫我?要不是你来问,我压根听不懂,她不是白说了?”司沫笑了笑。

  “才三百的房租,住在凤凰山庄,环境干净,安全稳定,距离这儿也不远,又不收你水电费,差不多也是管吃,只要你做饭,你说你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地方住?”妮子恨铁不成钢的戳着她的脑袋,“你可千万别听懂,也别被那话唠吓跑了,你得抱紧夜慕那大腿,你就不愁吃喝了。”

  妮子又嘿嘿地笑着凑到她耳边加了句:“要是你能拿下夜慕,那更好。”换来司沫的大白眼。

  下午的工作,司沫有点心不在焉,想着夜慕的情况,早知道就让陈媛有事打自己电话好了,不过当时说有事让她叫医生,这是最正确的处理方法啊,都在医院了,出问题不找医生,那真是瞎。

  反复看手表,被妮子揶揄了两回,司沫就老老实实盯着电脑……右下角的时间了,简直是度日如年,好不容易挨到下班,她好似一阵风地刮了出去。

  “小司这是怎么了?”陈岩问道。

  妮子一耸肩,摊手,“谁知道呢。”

  司沫回到家,翻开冰箱一看,菜倒是有的,可给她做什么比较好呢?病人的话,还是需要补点营养,还得先吃点清淡的。煮点冬瓜片,放点虾皮入味。再来煮一碗燕麦粥,带点水果过去。

  生怕夜慕刚醒来没什么味道,故而都以清淡为主,好比这燕麦粥,放上燕麦,加点红枣,枸杞,红糖,一起煮粘稠,基本上没佐料。

  给她和陈媛的带的就是外面的炒面了。

  夜慕还没醒过来,司沫叫陈媛先吃饭,“也许过会儿就醒了,你先吃着吧。”她自己也捧起来,这一天紧张地她现在看见夜慕,心放下来,就觉得饿了。

  虽然夜慕还没醒,但是刚进门的时候,查房的护士来过了,说一切都正常了,脉搏跳动也恢复了不少。司沫趁着陈媛吃饭的时候,她偷偷地摸了摸夜慕的颈动脉,确实比之前跳的有力多了。

  甚至是手也稍微暖和了点。

  如此一来,司沫确实感觉心头的石头放下来了,她大口的吃着面,很快就吃完了,陈媛边吃面边喝水,剩下一半不吃了,她对司沫说:“我去打点热水来,你慢慢吃吧。”

  司沫点点头,她收拾好碗筷扔到垃圾桶里,转身坐在边上的椅子中,还想看看手表几点了,突然听见夜慕说话了,有点模糊,司沫激动不已,这人已经睁开眼睛,她凑过去,“夜慕,你说什么?”

  “水。”

  司沫一看热水瓶被陈媛拿走了,赶紧拿自己喝过的那瓶矿泉水倒杯子里,又将病床头这边摇起来,这才拿着杯子递到她嘴边,夜慕微微伸手就着她的手,喝了几口,喝的有点急了,呛着。

  “慢点,慢点。”司沫眼巴巴地望着她,控制好水杯,尽量让她喝的稳妥些,一手顺着她的背,轻轻地拍着。

  好不容易喝完一杯水,夜慕感觉也累的慌,一下子躺枕头上了,抬着手背搭在额头,“谢谢你。”

  “不用客气,陈媛去打热水了。”司沫知道她肯定是谢自己送她来医院,但是这事陈媛也有份,她不能独自占有这功劳。司沫走了会儿神,突然想起自己做的饭,“夜小姐,你吃点东西吧?我做了冬瓜汤和燕麦粥,都是清淡的。”

  她拧开保温壶,将燕麦粥盛出来,又拧开另一个,倒出冬瓜汤来。

  夜慕看了眼,“粥。”

  司沫就将粥递到她手里,自己站在边上,以防她有事再叫。

  谁想夜慕还撩了她一眼,“你坐吧。”她自己已经吃了一口,她满意地点点头,甚至连嘴角的笑意,司沫都觉得看得很清楚,不由得也跟着笑了。

  “夜小姐,是不是味道还可以?”

  “很好。”夜慕抬头看向她,“明天还有么?”

  “有,有,你想吃多久,我都做给你,明天要不换换口味,我做点冰镇的给你?现在的天气还是热的。”不过说完,司沫又想到她身体是不是吃不消?“算了,还是等你稍微好点以后,我再弄冰的,现在先吃着热粥吧。”

  夜慕嗯了声,“随你。”

  除了挑食了点,其实口味很好调的,基本上司沫做什么,她就吃什么,也没说不好吃过,简直没什么比她还好养的了。呃,司沫脑子顿了下,觉得不应该是她养夜慕,而是夜慕养她才对,毕竟每个月伙食费都是夜慕出的。

  “阿慕?”陈媛赶过来,将热水瓶放到床头柜子上,顺便将司沫也挤到后面去了,对着夜慕一阵嘘寒问暖。

  司沫有点尴尬,摸了摸鼻尖,往后退了退,坐到椅子上看着她们。

  “停,别说话。”夜慕打断陈媛的话,瞟了眼她,说:“头疼。”

  吃瘪的陈媛再接再厉,伸手去拿她手中的碗,说是要喂她,“医生说她要自己活动才能促进血液循环。”司沫插上一句话。

  陈媛疑惑的回头,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,脑供血不足才昏迷的。”司沫很认真的说,没看见夜慕也正望着她,不知道在想什么,不过总算是将陈媛哄住了,让她老老实实地坐到边上,没去打扰夜慕。

  至于晚上守床的时候,问题又来了,病房是三人间的,白天的时候还空了一张床,所以两人一人一条椅子,眼下又住进来一个,也就是得让出一条,这下好了,只剩下一个椅子,谁来守?

  陈媛屁股都没挪动下,明明是她靠近外面的病床,按理也是她让出椅子,谁知道她就这么厚脸皮的看着司沫,还往椅子后靠了靠,好像要把屁股粘在上面才甘心似地。

  没有她这般不要脸程度的司沫,见人家那儿也看过来,只好将椅子让出去了,回头死命盯陈媛,后者一脸看我也没用的表情,当真是叫人哭笑不得。

  最后还是夜慕发话,让她俩都回去,才将事情解决了。

  “阿慕,你晚上没个人守着,万一有事怎么办?”陈媛不死心的问。

  “你盼点好行不行?”司沫瞪她一眼,“夜小姐,你明早想吃什么,我给你送来。陈媛你明儿白天再来守着,晚上要好好地休息才有精神。”

  “冰燕麦粥。”夜慕想吃她之前说的那个,司沫一听就明白了,叹口气,“那我再做点别的,你少吃点冰的。”

  待人走后,夜慕侧头望向窗外,微微地风吹进来,吹动她的碎发,夜慕忽然想起,去年的时候,她也是因为赶稿子而拖累了身体,在长期趴着之后甚至觉得抬头都有晕眩的感觉,她自己去了趟医院。

  没想到今年,又是旧病复发,却多了个人照顾。

  她舔了舔嘴角,那燕麦粥的味道似乎还残留着。

  很好吃,很甜,暖暖的。

  一夜过去,早晨的时候,浅眠的夜慕被隔壁床吵醒了,一个是昨天进来要做小手术的,另一个似乎是安胎的,肚子隆起大约六七个月了。却甚少见她老公及家人来探望,偶尔需要个什么,都是让护士帮忙弄下。

  “你老公呢?没和你一块儿啊?”靠门外的那个就做个小手术的大妈,一大早起来空腹要去各种检查,见那孕妇忍不住就多了嘴问两声。

  孕妇勉强笑笑,“他,他忙呢。”

  “哎哟,能忙成什么样啊,这媳妇住院了都不知道来看一眼,你还给她生什么娃,他忙那你婆婆总有空吧?也不来看看,真是造孽啊。”大妈说的可溜儿了,丝毫没见到孕妇那不尴尬的脸色。

  看得人觉得心酸,夜慕不禁想,这般结婚是为了什么?又是操劳家务,又是生儿育女,却得不到一声好。女人,不是生育工具,更不是男人的附属品。

  “夜小姐,你醒了啊?”司沫特意来的比较早些,担心她会饿着了,毕竟昨晚的燕麦粥不是很多。

  夜慕侧头就看见门口的司沫,一身休闲装,显得朝气蓬勃,不知不觉连着她刚阴霾的心情,都被带动的阳光起来,像是雨后散开的云。

  对那冰燕麦粥,有点小期待了。

  兴许司沫也看见她的期待,走过来,感觉有点好笑,平日里那般高冷的人,现在像个等着发糖的小孩子,“不用看了,早上没有冰燕麦,一天之计在于晨,还是吃点热的吧,所以我给你弄了桂花酒酿圆子,和香蕉可丽饼。”

 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失落,却很快也被新早餐代替了,夜慕看看她,“晚上。”

  司沫愣了下,才明白过来,这是说晚上还要吃那冰燕麦,真是哭笑不得,“你到底是对它多有执念啊,不过今晚上不行,我等会要去上班,只能是明早儿做了,冰好晚上再带给你。”边说边将东西移出来。

  桂花的香味瞬间扑鼻而来,夜慕满意地点点头,在旁边两人的羡慕下吃完了这顿早饭。

  “哟,姑娘,你这朋友对你倒是挺好的啊。”那大妈还没去做检查,又开始唠叨了。那孕妇虽然没说什么,看向夜慕的眼神却也是羡慕的。

  司沫笑笑,“阿姨,她是我房东,人可好了,我做点饭也是应该的。”说话间,陈媛进来了,有点没睡醒,眼睛也肿着。

  “那我去上班了。”司沫拿走收拾好的保温盒,和边上的人告别,三言两语就已经打成一片了,倒是现在陈媛太生疏。她默默地走到夜慕身边,坐下。

  那大妈出门前还瞅了眼陈媛,记得昨天不让椅子的事儿呢。

  去局里后,司沫将夜慕早上那点期待的小孩子气,一股子的都倒给妮子,“完全想不到啊,她竟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。”

  妮子搓了搓胳膊,“得了吧,那高冷房东不可能这么可爱的,要说可爱那必须我崇拜的大神,对了,你不知道最近大神更新的简直是主角智商碾压那反派四摸啊,甚至是连心理都算进去了,啧啧。”

  突然就看见司沫去翻网站了,妮子凑过去,“你这么勤快也再追?”

  追个屁!那根本就是现实写照好么!司沫看见那剧情,分明就是上次丢小毛驴的事情。顿时就跟耷拉着耳朵似地大狗,焉了吧唧的。她刚才那点觉得夜慕可爱的,统统是错觉!统统见鬼去吧!

  晚上想吃什么,也统统做梦去吧!

  司沫愤愤地想,下班后跟妮子去嗨,去玩,才不要管你吃什么,不吃什么,太可恶了。

  为什么要买酸奶?为什么要回家准备?说好的去嗨去浪呢?司沫无力地扶着电梯墙壁,内心奔过一万头草泥马,脚真的是不听使唤的直接回家了啊!她好想哭,这种忠实的听话感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“真是不能忍,完了完了。”司沫碎碎念的回到家里,叹一口气,还是去准备明天给她带过去的冰燕麦粥,至于晚饭么?想到医院那清淡地饭菜,今天差不多她也该吃烦了,晚上弄点煲仔饭吧,稍微有点味道。

  忙了一通后,司沫认命的拎着保温盒去医院,她已经放弃挣扎了,因为一想到夜慕偶尔也会笑笑的嘴角,就觉得……这样也不错了,房租便宜,不用伙食费,离上班地儿又近,她还能挑剔什么呢?

  走进住院部大楼,去乘电梯时,司沫隐约听见楼梯口似乎有陈媛的声音?可是这个时候,她不应该是在病房里陪夜慕吗?

  “都叫你别来烦我,我现在很忙,真的没空去理会你,不要再来烦我。”陈媛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吼道,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,陈媛又沉默了。最后,陈媛冷漠地说:“那随便你,反正我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。”

  看见她挂了电话,司沫赶紧跑回电梯口,假装等电梯的模样,好在电梯很快来了,她先一步进去,却没看见陈媛跟上来,她便按了楼层。

  病房里,只有夜慕和那个孕妇。

  孕妇见司沫来了,笑眯眯地点头,算是打招呼,司沫对冲她笑笑,“夜小姐,吃晚饭了。”将饭摆出来,她特意问了下,“陈媛呢?”

  “接电话。”夜慕应道。

  陈媛是在两人饭吃完后回来的,看见司沫有点诧异,“你来了?”

  “嗯,我给你留了饭。”司沫站起来,让她坐,指了指椅子边上柜子放的饭,“我随意的炒了点菜盖在饭上,没关系吧?”

  “没关系。”陈媛说道,默默地低头吃饭。她拉了拉衣领,努力不让人看出问题,夜慕翻着杂志没在意,而站在她旁边的司沫却从高处看见了她脖颈处那抹红色痕迹,像是……吻痕。

  司沫微微蹙眉,难道跟刚才打电话的人有关系?应该不会吧,分明是很讨厌的语气啊。司沫有个很大的优点,对于想不明白的事情,那就不要去想了,浪费脑细胞。

  吃完饭的陈媛,主动揽下洗碗的活儿,让人不得不想多点。

  面对镜子里的自己,陈媛拉下衣领看了看,这是刚才linda吻的,在楼梯间里她吼了linda,后者不要脸的说再不告诉她人在哪儿,她就去投诉网店,非得要搞垮了才高兴。

  陈媛问她到底是想干什么,linda说只是想要见她。

  就不该让她有点兴趣。陈媛便把位置告诉她了,心想顺从惯了,也许那富家小姐就腻了,就会放过自己了,要不然总不能时刻守着网店任她闹吧?她不在乎的那点钱,却是陈媛很在乎的温饱钱啊。

  想到帮孕妇拿东西的司沫。陈媛咬了咬嘴唇,她也想过,要是出去上班会不会更好点,但是她做不到,虽然喜欢说话,却不是和谁都能处的来,办公室里的那些勾心斗角就不是她擅长的。

  她害怕,她胆怯,是懦弱也好,是无能也罢,总之她就满足现在的生活状态,能挣点小钱吃吃饭,每日和喜欢的人朝夕相处,再同那个不太喜欢的司沫斗上两句,这样就好。

  她是做不到像司沫一样,对别人都是笑脸相迎,也很能把握聊天气氛,但是她并觉得这有什么错。

  听说司沫父母都是普通职工,两口子感情不错,这是她所缺失的,亦是她和司沫成长环境不同所造成的不同性子的成因。

  “我终究是个懦夫,不配英雄谈吐。”陈媛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地说道,洗好碗拿回去,正巧碰上检查的大妈回来,一进门就拉着司沫说长说短,一会儿是那仪器怎么了,一会儿又是那护士怎么了。

  应付自如的司沫,很快将人哄了去吃饭,堪比妇女之友。

  陪着夜慕到晚上八点左右,陈媛提出先回去了,说是网店里还有事儿要处理。夜慕点点头,“明天你就在家吧。”

  陈媛没反驳,“明天再看情况吧。”说着就走了,司沫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,有点担心,看看夜慕又自己想想,如果告诉她,会不会显得自己偷听墙角,多管闲事?没准那只是陈媛和谁闹别扭而已呢?

  嗯,有道理,万一陈媛不乐意管呢?总归那是她的私事。

  夜慕侧目,见司沫一会儿蹙眉一会儿又想开似地,等下子又有烦恼了,“说吧。”她收起杂志,问司沫。

  后者愣了下,“说什么?”

  夜慕:……

  “难道我脸上写着我在想事情吗?”司沫好奇地掏出手机看了看,没那么明显啊,不过最近吃的不错,脸色看起来挺好的。嗯,多谢夜慕这个饲主,经常买的都是好东西。司沫连忙摇摇头,一想就想歪了。

  “我只是担心陈媛,”司沫看向她,就把自己听见的都告诉她了,还是偷偷地搬着椅子凑到她身边说的,免得同病房的其他人听见,指不定多嘴就说出去呢,这让陈媛知道了,肯定恨死自己了。

  听完之后,夜慕沉默了会儿,“她有分寸。”话虽然这样说,这么多年,确实没见她和谁特别好,特别有来往。

  不过,这事,夜慕倒也是记下了。

  而匆忙出去后的陈媛,却没有回家去,转车去了锦绣东方,linda的家上次她来过,这回再找到也不是很难。

  天色渐渐地暗了,都是高档车进出,陈媛被拦在外面,说的下班高峰期避免闲杂人员混进去,故而一定要让陈媛打电话,有人出来接,才能放进去。

  “大门口,不让进。”陈媛打电话给linda,其实她也不想进去,如果这个时候linda说那你回去吧,她一定会烧香谢谢她全家!

  linda呡了口红酒,笑着说:“把电话给他,我来说。”

  陈媛啧了声,派头到不小,将电话递给门卫的人,“她说她跟你说。”

  也不知道说的什么,那门卫的人上下打量了陈媛一眼,眼神里带着点别的意味,不能单一的来说是讽刺还是嘲笑,总之很复杂。陈媛也没去管,能早点进去就进去了。

  一进了门,还没来得及换鞋,就被linda泼了一杯红酒,能听见酒滴在地板上的声音,linda双手环胸站在她面前,笑意很浓,“不错,很好的一副美人出浴图。”

  “你有病啊,你让我泼一下试试?”本来就一肚子火的陈媛,被这么一折腾,瞬间爆发,抹了把脸,陈媛瞪着她,“我人来了,你要说什么?赶紧说完,我还要回家睡觉呢。”

  linda不慌不忙地去倒了杯红酒,递到她跟前,“你不是说要泼回来吗?给你。”

  “你真不是疯子?”陈媛半信半疑的看着她,结果酒杯,还是不敢置信,这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,求虐呢?陈媛心里嘀咕着,但是没敢真泼回去,结果一股脑的全喝了。呛得眼泪流。

  “你真有意思,是你喊着要泼我,让你做你却又不敢了。”linda将陈媛拉进门,也没让她换鞋什么的,直接拽进浴室去了,花洒一打开,冻得陈媛一激灵,这下子真的是全身都湿了。

  陈媛躲边上,linda又把她往水下推,“你到底想干嘛?”

  “看美人出浴。”linda推搡着她,来来回回几下,两人的身上都湿了,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,凸显出陈媛那珠圆玉润的身材,以及linda那高挑火辣的身材。

  虽然都是有胸有屁股的典型,然而陈媛更像是圆鼓鼓的梨,而linda当真可称得上s型性·感身材,更何况陈媛肚子上还有点小肉。

  linda将人环在自己怀里,一手轻轻地摸在陈媛脸颊上,手指划过她的唇,见她似乎抗拒着不肯张嘴,linda微笑着抬腿顶了她一下,陈媛吃痛哼出声来,突然间就被linda的手指侵·入口中。

  不停地搅动着,陈媛瞪着她,要伸手去拨,谁想linda的手改捏她的下巴,直接就吻了上来,毫不温柔的席卷而来,舌头也在她的口腔中扫荡,激得陈媛喘不过气来,不由得张大嘴。

  这样一来,更像是邀请她似地。陈媛残存的意识,告诉自己太可耻了,努力去推了推linda,没推动,反而被她握着双手向上一按,方便了她更加肆意的在自己身上游走。

  linda一边摸着陈媛的腰,一边吻着她,将人吻得头昏目眩,有点站不稳了。

  连衣服什么时候被褪去了都不知道。

  陈媛目光涣散,脑子一片空白,只剩下本能的反应,跟在linda的节奏后,随她一起走。被她翻烙饼似地翻过身趴在浴室墙壁边上,冰冷的瓷砖贴着皮肤,陈媛微微睁开眼,想反抗,动了动,如同小舟随波而去了。

  只觉得身上那只手,点燃了陈媛内心的渴望,对她心上人的渴望,和无尽的空虚。

  有点焦躁不安。

  覆在她身后的linda,感觉到她的情起,一手揽在她腰间,一边顶开她的双腿,另一只手从她的脊椎处缓缓地摸下去,一直到腰间的蜂窝,再往下,摸上她圆润的臀部,重重地拍了两下。

  linda笑着含着她的耳垂,在她耳边轻柔地说,仿佛带着一种神秘的蛊惑之感,“想要吗?”

  陈媛甚至都来不及分辨她说的是什么,只知道意识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走了。

  一点点自后而入,摩挲着她的花·径·深·处,像是浪花一波又一波,将陈媛不停地拍打到沙滩上,想要逃,却被linda从身后握住腰间,无处可逃。就那样,被迫的一次又一次,随着linda的节奏走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次又一次的痉·挛过后,陈媛有点虚脱了,双腿无力站着,全靠linda托着她才没跪下去。

  蓦然被linda转了个面,两人面对面站着,浪花又一次从正面席卷而来,一波盖过一波。直到最后,陈媛实在是站不住了,腿软地跪了下去。

  linda却还是意犹未尽,她捏着陈媛的下巴吻了上去,不停地吮吸着,不知足。头一次,头一次有人点起了她的渴望,像个无底的深渊,需要无数次的满足来填补。

  突然陈媛惊呼起来,看见linda抬起陈媛的腿架在她自己肩上,对于这种姿势,感觉太可耻,陈媛微微别过头不想看,却又忍不住好奇,而linda分开腿坐在她两侧,两人真的是最亲密的肌肤相贴着。

  无比震撼的感觉,从全身蔓延开。

  陈媛忍不住哼出来,打着颤,随着海浪翻滚,双手不禁抓住linda的肩膀,想要找到一丝的平衡点。

  风平浪静后,linda关掉花洒,给陈媛擦干净身体,就坐在马桶上随手从抽屉里掏出烟来点上,抖了抖烟灰,侧头望向陈媛,“看样子,你倒是没和你那喜欢的人,有进一步发展嘛,真是便宜我了。”

  “呸,”陈媛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勉强站起来,却再也迈不开腿,又软了下去。被linda眼疾手快的抱住了,她狠狠地揉了把陈媛的胸,满满地一手,笑着说:“你这样子回去,肯定也是会被发现的,我床够大,勉强收留你一夜吧。”

  陈媛也发现这个问题了,现在一低头就能看见脖子上,身上都是吻·痕,要是被看出来,肯定不太好,是不能回去。

  可想而知,这一夜收留,陈媛被折腾的更惨了。整个晚上,陈媛脑子里都在想一件事情,为什么自己那么傻要信她的鬼话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