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电影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25章 电影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5章 电影

  室友太乱!

  办好出院手续的两人,回到家快中午了,既然没拎什么东西,司沫就提议去超市逛逛,也算是带着夜慕去散步,家里正好没什么存粮。

  司沫推着车,走过一排排的零食地儿,看见夜慕随手放进来的东西,“夜小姐,你之前买的那什么核桃味的瓜子都吃了吗?”

  “吃了。”夜慕说。

  司沫张大了嘴,“夜小姐,你也嗑瓜子啊?”她笑了起来,总觉得一边嗑瓜子一边吐皮的夜慕,想想就感觉好玩。

  那话怎么说来,反差萌。

  夜慕回头瞄了她一眼,“不能?”

  “没有啊,挺好的,什么时候,我买点瓜子给你嗑嗑,嗯,你是怎么嗑的?”司沫好奇地推上车跟她平行着走,被夜慕推开了,司沫跟着转身,才发现是自己挡住了夜慕的……南瓜味奶糖,宫保鸡丁味的薯片?

  一路走,一路拿,最后车都快满了,而说好要买的菜还没买。司沫有点头疼,跟在她身后转来转去,最后没辙了,前面夜慕拿了放购物车里,后面司沫将东西放还远处,哄夜慕都拿了。

  然后才去菜区,挑挑拣拣,买了菜,夜慕付账的时候,“少了。”

  司沫:“啊哈哈,怎么可能少呢,赶紧回去吧,没准陈媛已经饿的趴在地上起不来了。”连拉带拽的终于把夜慕喊回家了,心说上次买了那么多还不知道吃没吃完呢。

 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,陈媛正在客厅里叠衣服,“阿慕回来了。”她朝夜慕跑过来,意思是准备接她手里购物袋,然后……一个腿软,跪在两人面前。

  司沫看看陈媛,回头对夜慕说:“夜小姐,我说了陈媛可能饿的趴在地上了,所以让你快点回来的,信了吧?”边说边去扶起陈媛,后者脸胀的通红。

  夜慕的视线停留在陈媛的脖颈处一会儿,嗯了声,转身回屋了。

  “我去叠衣服。”陈媛没理会司沫,也没去夜慕跟前凑热闹,倒是让司沫那停在半空的手有点尴尬不已。

  别人不拿你当回事,那就算了呗。

  也没空理会陈媛的小心思,司沫将东西拿进厨房,又翻出柜子里的太阳花欧式复古茶杯,切上两片柠檬,倒上水端给夜慕。她似乎很喜欢收集杯子,各式各样的,还会专门腾出个柜子,格子间贴上标签,将每个杯子整理好。

  什么zakka吸管杯,新骨瓷咖啡杯,古典英国红茶杯,和风系列樱花玻璃杯等等。总有一种,让人爱上喝水的感觉。

  敲开夜慕的房门,司沫端着杯子给她,“夜小姐,你今天要不要先休息下?”毕竟是刚出院,又继续赶工,会不会不太好?

  “要不,我们去看个电影吧?”司沫提议道。

  整理书桌的夜慕,手头一顿,转头看向她:“电影?”

  “对啊,”司沫以为她有兴趣,就介绍起来,“最近有一部我特别喜欢的恐怖片上映了,我们去看吧,还是3d的,那观影效果一定超级赞。”

  “不去。”夜慕简单明了的拒绝了。

  那兴高采烈地脸顿时焉了下来,司沫有点委屈似地看着她,跟在她身后转悠,“夜小姐,看恐怖片能缓解心情的,你看那些死的人,就会明白我们现在过的日子是多么的美好。没有对比就没伤害,也没有珍惜了。”

  夜慕不理会她,继续收拾东西,将乱七八糟的书都分类归结好,放回书架上。一个转身,差点撞到司沫,“你该不会是……”后者没意识的继续说着,还凑过来,结果真就撞上了。

  软软地。

  司沫抬头,看见微微低下头来的夜慕,近在咫尺。她张着嘴,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要说的话,眼前只有夜慕那双明亮的眼睛,以及那清澈的瞳孔里映出来的自己。

  “什么?”夜慕轻声问道。

  司沫啊了声,脑子一片空白,半响后才回过神来,赶紧往后退了一大步,有些拘谨的捏着衣角,垂着头。她感觉到脸颊发烫了,但是……她为什么要害羞?她什么事也没做,何况,夜慕有的,她都有!

  “我……我就是想说,你害怕恐怖片?”司沫努力地把刚才的话补充完整,末了自己先笑了,“原来夜小姐,也有弱点啊?不光是怕鬼,还怕闪电打雷,连恐怖片也不敢看。”

  在夜慕越来越黑的脸色下,司沫识相的闭嘴了。“我去做饭了。”说完溜之大吉。

  夜慕看见她跑的飞快地背影,一挑眉,嘴角微微上扬,低头继续收拾桌子。

  中午的菜是牛肉炖土豆,可乐鸡翅,清蒸鲫鱼,酸辣藕片,地三鲜,和一碗青菜豆腐汤。特意多做些,庆祝夜慕出院。

  就在客厅里的陈媛,看见司沫摆碗筷,立马跑去敲夜慕的门,喊她吃饭,眼还瞅着司沫,生怕她来抢似地。司沫哭笑不得,无奈地摇头,陈媛对自己有着若有若无的敌意,就跟间歇性抽风似地。

  习惯就好。

  “做什么?”夜慕一出来,就看见司沫腾出个铁盆,放上了纸。

  “跨火盆,去晦气。”司沫找来打火机,点上,让夜慕过来。火势不大的,也不会坚持很久的,所以司沫又催了催,夜慕才走过去一步跨过。

  没一会儿,火就灭了。司沫笑着将火盆端去厨房先放着,等会再收拾。

  夜慕低眉,心头涌出一丝的暖气。等司沫回来后,才一起坐下来吃饭。

  默默地站在旁边看着的陈媛,品味出一抹不寻常的感觉,她望向夜慕,心知以夜慕的性子,对这些从来都是呲之以鼻的,没想这回竟然听话的去做了,陈媛觉得心理挺不是滋味的,可口的菜在她嘴里如同嚼蜡。

  边吃边打量着对面的两人,谁也没说话,也没夹菜,看起来都和平日里一样,却是什么时候开始,她的阿慕,似乎偏袒司沫更多些?

  吃完饭后,各自回屋了,剩下司沫负责收拾碗筷,她擦干手,要回屋的时候,收到一条夜慕的短信:下午看电影。

  明明一个在主卧,一个在客厅,隔着一个门而已,出来走两步说句话很难吗?司沫对夜慕的懒,也是有个新认识了。

  无奈地走去敲了夜慕的门,“夜小姐,你不是不看恐怖片吗?”

  “对啊。”夜慕应道,将一络的书递给司沫,让她放去书架上指定的位置中。司沫屁颠屁颠的跑去放了,回头问:“那我们看什么?”

  “动画片。”

  司沫:……

  于是,生无可恋的司沫坐在副驾驶上,和夜慕一起去电影院,看动!画!片!她不是很明白,哪怕不看恐怖片,那文艺片,动作片,爱情片这些都是可以的吧?偏偏选了个动画片?

  不是说不可以,只是……确定要坐在一堆的小朋友当中,一块儿看吗?过年陪小侄女看某羊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啊,她都分不清哪个羊,都觉得长得一样,最重要的是她觉得逻辑不通,一只狼几百集了没抓到羊不说,还没饿死,真是不科学啊!

  然而,她小侄女很鄙视地说:“看个动画片,你也这么较真,难怪嫁不出去了。”

  她真想把小侄女吊打一顿,这种嫁不出去的语调,分明就是学她妈,过年就问别人,你家有儿子没?

  司沫捏了捏鼻梁,看电影的提议是自己说的,嗯,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!

  进了电影院,夜慕去取票,司沫就买了两杯饮料等她,谁知夜慕远远地看了她一眼,拐个弯又去买了两大桶的爆米花回来。

  一个塞司沫怀里,一个自己抱着。

  夜慕吃东西的动作,很轻很斯文,看起来很优雅,哪怕是拿手去抓的爆米花。司沫看的有些痴了,蓦然对上夜慕看过来的视线,司沫不知道该怎么办,转移?太假?说什么?花痴了一个女人?

  就在司沫觉得自己懵逼的时候,夜慕拿着一颗爆米花塞到了她嘴里。

  司沫舔了舔,然后吃了。嗯,奶油味的,味道很香浓,然后假装她的注意力都在爆米花上,司沫低头吃自己怀里的那桶了,不得不说,夜慕出手真大方,买的爆米花都是最大号的,可是她吃不完,怎么办?/(tot)/~~

  一直闷头的司沫,没注意到边上人的动作。

  夜慕以为她是想吃爆米花,才顺手喂了一个,没想到那湿润的舌尖舔过她的手指,有一种莫名地情愫,像是电击的那种流淌过全身,甚至能感觉像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般,忍不住颤抖了下。

  收回手的夜慕,低头望着自己的指尖,手指间指腹互相轻柔了会儿,许久后,她又面不改色的吃着自己的爆米花,眼角余光却是看向司沫。

  沉默了很久的两人,夜慕突然说:“开场了。”

  司沫抬起头,心里松口气,终于是结束了这尴尬气氛,笑着说:“恩恩,我们也走吧。”环顾了下四周,却没怎么看见小朋友的身影,难不成都已经进去了?

  怀着疑惑的司沫,跟在夜慕身后,检票的多数都是成年人,偶尔有些小朋友,但是这个点只有他们这一场开检啊?

  座位号是6排6号和7号,算得上最佳位置了,司沫看见入场的绝大多数都是小年轻们,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。有些好奇地问夜慕:“夜小姐,我们真的是看动画片吗?”

  夜慕:“嗯。”

  难不成,现在的小年轻都是爱好看动画片了?司沫不是很能理解,侧头看向夜慕一会儿,后者没理会她的意思,她只好端正的坐着,喝一口饮料,吃一□□米花,等着电影开场。

  “有人为支持国产而来,有人为情怀,有人为那八年的等待,且看看吧。”夜慕又说道。司沫好像明白了却又不太明白,偏过头去,“夜小姐算哪一类呢?”

  夜慕抿着嘴角一笑,转头望过来,说:“你猜。”

  司沫:……

  总有一种被调戏的感觉,怎么办?但是,这样的夜慕让她心跳加速。司沫咬着下唇,双手捧着脸,果然脸又烫了。好在灯已经关了,电影开始,无人顾忌她。

  她侧头偷偷地打量着夜慕,后者很认真地看屏幕,最后司沫放弃了,她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了,为什么要偷窥呢?还不如看电影吧,别浪费那电影票的钱啊!

  不知不觉,一个半小时的电影看完了。而灯开启的时候,众人都没有离场,等待着最后的彩蛋,以及那完结曲。

  司沫擦了擦眼泪,同时也看见不少人都在哭。最后那场大战中,小和尚被废墟掩埋,刺激他冲破桎梏变身归来,那甩手扬起的如火红色披风,司沫听见大家的惊呼,不由得跟着喊了声帅气。

  四百年,英雄变传说,却仍旧有人念念不忘。

  一曲终,电影也真的落幕了。

  司沫却觉得心里有点堵。最后他站在悬崖上,是归来的英雄,那个记得他的小和尚却已经埋在废墟之下。无数叫唤他的人中,却再也没有当初的那个人影。

  跟在夜慕身后出去,外面是湛蓝的天空,和炎热的太阳。

  司沫长长地吐出一口气,笑着看向夜慕,难得见到夜慕眼眶红了,“夜小姐,也哭了?好像终于有点能明白,为什么大家都追着来看了。”她的笑渐渐地冷下来,低了低头,“不知道,过几年,还有谁能记得我?”

  夜慕凝望着她,没说话,又听见司沫自嘲道:“不过,我也不是什么他那样的英雄,大概百年后就是白骨一堆吧。”

  “我们皆凡人。”夜慕接道。

  司沫点点头,看见手里的爆米花,还有一大半,光顾着看了,但是也不能给夜慕,免得吃多了晚上饭不吃了,于是司沫左看看右瞅瞅,想着怎么处理它,扔了太浪费了。

  忽然怀里一轻,夜慕把爆米花拿走了,又吃了。

  “夜小姐……”司沫追上来,犹豫地要说点啥呢,夜慕看向她:“你不是不是吃吗?”

  那也不是让你吃的!司沫一把夺过来,一本正经地说:“晚上还得吃饭,少吃点零食。”因为害怕夜慕发火,所以她先朝停车场走去了。

  落在后面的夜慕,轻轻地笑了声,随即跟上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