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失常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26章 失常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6章 失常

  室友太乱!

  闲来小憩的周末,让人不想上班,司沫也是这般觉得,周一起来时还感觉困,不过一想到夜慕每天是吃着她做的早饭,心情就暖暖的。

  “完了,该不会真是妮子说的受虐体质吧?不然我干活为什么还那么开心?”司沫双手捧着脸,对着镜子里的自己,瞅了瞅,“算了,我心情好就烧好吃的,心情不好就虐你俩。哼~”

  最后司沫对着镜子里的人嘟嘟嘴,这才满意的出去。

  “夜小姐,差不多可以起来了。”做早饭前,她特意先去敲门,每天定着闹钟发短信给夜慕,监督她睡觉,但是毕竟隔着两个门,有没有效果,真不好说啊。

  早饭是水果吐司,烤好的吐司上抹一层酱,再摆满切的水果,配上一杯牛奶。酱的选择有花生酱,芝麻酱,番茄酱,巧克力酱。水果则是猕猴桃片,香蕉片。随自己搭配。

  端上餐桌的时候,夜慕走出来了,看起来精神还不错,坐在司沫对面,两人沉默地吃完早饭,一个回屋一个出门。

  “沫沫,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不太对劲啊?”妮子凑过来,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手里的笔戳了戳她,意味深长地笑着问:“是不是恋爱了?老实交代,这一脸花枝招展的模样,简直是荡起了水花啊。”

  “呸呸,会不会用词啊,”司沫瞪了她一眼,“再说,我也没对象啊,跟你恋啊?”

  妮子赶紧双臂环抱自己,“你别胡来啊,我可是有家室的人,我的整颗心整个人都属于我家大神,对了~大神最近状态似乎也很好,时不时的就发下狗粮。”

  听到夜慕的消息,司沫留了心,干咳两声,“谁稀罕你,话说你家大神……”故意说了一半,她知道妮子会忍不住自己说的。

  果然,妮子转过椅子蹬过来,扒到司沫的办公桌边,“虽然前两天大神在网上的暂更了几天,但是这一回来就给扔了枚深水鱼雷啊。”马上叽叽歪歪给司沫科普起来了,说是反派的四摸和女t一直处于相杀状态,在众人的呼吁下,成了相爱相杀的状态。

  这不,昨晚才更新的那一番,就是四摸在电影院阻止女p和女t在一起,峰回路转之下,女t亲了四摸,让众人大呼过瘾。

  女主有没有夜慕的影子,司沫不好说,但是那四摸妥妥地就是当时报复自己而设定的人物,听到这里,她的脸拉的好长,“你之前不是说俩女主青梅青梅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?”

  “哎呀,那是之前啦,现在有个相爱相杀的更过瘾。”

  司沫咬牙切齿的挤出两个字:“叛徒。”

  “聊的挺热闹的嘛,”苏万阳笑眯眯地走过来,妮子马上转着椅子回到座位上,“马上又是月底了,赶紧把手里没整理完的数据整理出来,月初的时候别忘记去社区。”

  两人俱是点头,等队长走了以后,互相看一眼,笑笑。

  算算时间,搬过来都快三个月了,时间过得好快,都到了夏季的尾巴,司沫从未觉得平淡的日子,也这么有念头。

  “沫沫,你每天下班以后,那么积极的回家是干什么?”妮子手勾搭在她肩上,两人从台阶上走下去。

  “回家啊。”司沫回答道,看了眼妮子,“你不也是准点回家吗?”

  妮子嗯了声,皱着眉想说什么,又没说,到了停车区后,司沫骑着她的小毛驴走了,妮子趁着天气不错,既没搭顺风车也没坐公交车,而是走着回家了。下班的人流走来走去,她被淹没在人海里。

  一个人,多寂寞。

  她低头踢踢路上的小石子,想起来,临分别前想问司沫的话,那丫的该不会是恋爱了吧?红光满面的,明天再去好好问问。

  天色渐暗,linda挽着小男朋友的手,仪态端庄地走进去,面上挂着微笑说:“见到我爸知道该怎么表现吧?”同时朝边上的人点头问好。

  “知道。”上个月的时候,linda就提醒过了,他叫周扬,本市名校的研究生,因为缺钱,托人在所里挂了牌子,遇上了喜欢刺激的linda,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不好,头一次出牌挣的就是别人的好几倍。

  可是,他做的事情,却和那些个挂男牌的人一样。

  “linda,终于舍得把男朋友带来了?”一位长辈笑眯眯地打招呼。

  她一身黑色晚礼服,从大腿边起开叉,端庄中又带着点妖娆,微微笑着,“陈伯伯,瞧您说的,这不是带来了嘛,还望您老把把关。”

  “你的眼光肯定不差,小伙子看起来蛮稳重的。”陈伯伯也不过是说句客套话,哪能真插手。“快带去你父亲瞧瞧,他可是盼了很久的。”

  家族里总会有人打着介绍对象的名义,来给她安排这个安排那个,索性linda谁也不去见,躲出去来的清静。而且,她对男人的兴趣只是在于,被上时扭曲的神情和感受,她没兴趣成为身下那个人。

  不知道她的小宝贝陈媛这个时候在干嘛呢?好像有几天没去找陈媛了。

  “小姐,老爷在书房。”管家看见linda,过来同她说一声,毕恭毕敬地站在边上。linda嗯了声,带着人直接去楼上,走了一半,听见手机响了,哟,陈媛竟然主动打电话过来。

  “刘叔,麻烦带他先去见见我爸。”linda喊道。

  管家刘叔应下,对周扬做了个请。后者看了眼linda,突然没她陪着,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应付好她爸,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。

  linda接了电话,特意走出大厅,“怎么了,亲爱的小宝贝,这是想我了?”

  “呸,要不要脸?”陈媛骂道,“上次你买了那么多东西,还没给好评呢,快点去给好评。”

  linda忍不住笑起来,“现在不行。”

  “为什么?你反悔了?”陈媛咋呼的大叫,直接从椅子上蹦起来了,“你……你上次不是这样说的,你……你赖皮。”

  “哦?上次?”linda明知故问,“上次我怎么说的?”

  陈媛肯定是不会重复床上说的那些话,梗着脖子,也不管对方看不看得见,“反正,你,现在,马上,立刻,给我好评。不然我去砸你家门,我告诉你啊,我要是凶起来,那可是连我自己都会害怕的人啊。”

  电话里,只有linda低声地笑音,“要不要我提醒你呢?你当时迷人的表情,说……”

  “闭嘴,你现在,马上,立刻,快点,去给我好评。”

  “不行,我现在有事。”linda说道。没想到陈媛突然画风一转,很关切的询问起她现在什么事了。linda简单的说了下,无非是给她爸过生日。回头望了眼,来了不少人,这哪儿是过生日?分别是借着生日的由头,大家各取所需。

  有点索然无味了。

  陈媛笑的贼兮兮地,“那你现在是不是不能出来了?”

  “嗯,起码还得一个小时以后吧。”linda说的还是少的,就现在这样子,说是七点开始,谁知道吃饭会吃多久?一个个的说废话,轮下来也是很久了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陈媛轻轻地说道,linda没听清,“什么?”

  “你现在马上过来,半个小时以内。如果你不能过来的话,那你以后别来烦我。说道要做到,刘琳女士,再见,再也别见了。”陈媛巴巴地说完,愉快地挂上电话了,想到以后,linda再也不会来烦她了,心情瞬间美哒哒的。

  那边被她单方面下了裁决的linda,简直是一脸懵逼,好笑地看了眼手机,“摆脱我?呵,做梦吧。”除非……她腻了,不然怎么可能放手。

  陈媛哼着小曲儿,跑去厨房问司沫晚上吃什么。正在切菜的司沫,被她的热情吓了一跳,举着菜刀往后退了一步,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啊,我能有什么事,我一直都没事,很好的嘛,就是突然关心下晚饭吃什么,我有点饿了,就这样而已。”陈媛指着那刀,“你悠着点啊,别伤了我,我好不容易才脱离伤患行业的。”

  司沫继续切菜,“晚上剁椒鱼头,炒藕片,酱爆猪肝和西红柿蛋汤。”她喜欢将所有的菜都事先准备好,然后再去炒菜,而不是边做边准备下个菜,那样只会觉得烧菜是为了赶进度,而不是享受。

  “那你继续吧,我去找阿慕玩。”陈媛拍拍手,转身走了,反正她也没想去帮忙来着。这人一出去,司沫就跟着望过去,总觉得陈媛这状态不对劲儿啊,有点……太积极热情了。

  果然就听见她在门口喊道:“阿蘼,我可以找你玩吗?今天天气很好……不对,现在有月亮了,好大好亮的,我无聊死了,陪我说说话吧,要不听我说话也可以,阿慕……”她趴在夜慕的门边,抠着门板。

  “走开。”夜慕简单粗暴的拒绝了。

  陈媛沮丧着头,做最后的挣扎,还是被拒绝了,她回头瞪一眼厨房门边看热闹的司沫,气愤地坐到沙发上,葛优躺似地看电视。

  “你……刚才是不是拿脑子撞门了?”

  “我好端端地为什么要拿脑子撞门啊?”陈媛疑惑的问。

  司沫点点头,还能分清这个问题,也就是说脑子还没坏,那就是……吃错药了,或者今天忘记吃

  药了。她转身回厨房继续做饭去了。

  “喂,好你个司沫,竟然拐着弯的骂我。”好一会儿后,陈媛反应过来,要冲到厨房找司沫算

  账,被后者眼疾手快的锁在门外了。“陈大姐,别生气,先看会儿电视,晚饭很快就能吃了。”

  所谓吃人的嘴短,拿人的手短。吃了这么久的美食,也总得给点面子吧?于是陈媛顺着梯子爬,说:“看在晚饭的面子上,本大姐就不追究你了,下次再这样,拖出去午门斩首。”

  “好叻,您放心。”司沫应下,左耳进右耳出了。

  晚上,一顿饭,陈媛破天荒的吃了两碗半,这才意犹未尽地擦嘴,“小沫子,厨艺不错,哀家很满意。”

  夜慕和司沫两人对视一眼,这又是哪一出?

  “您老高兴就好。”司沫笑着说,眼神哀伤地望着陈媛的碗,两碗半的米饭啊,亏她之前吃那么少,怎么忍耐下来的?

  夜慕:“脑子被门挤了?”

  不要那么直接啊!司沫差点笑出来,极力忍着,结果陈媛回了一句:“没有啊。”还伸手去摸了摸头。

  这下子,司沫笑出声来了,又造陈媛射来一把眼刀子。

  “不过我今天心情好,解决了个大麻烦。”陈媛拍拍手说道,找了杯子过来,“为了庆祝这个大麻烦解除,我们来干一杯吧?”

  “叮咚——”

  “谁这么晚来敲门?”司沫疑惑地问道,很自觉地起身去开门,门外站着一个身穿黑色晚礼服的女人,头发高高盘起,露出修长地脖颈,佩戴着闪亮的珠宝首饰,笑得端庄大方,手里摸着个皮夹。

  怎么看都不该是出现在这里的人,司沫:“请问,你是?”

  “您好,请问陈媛住在这里吗?”

  “住在这里,您请进。”司沫连忙踢开玄关处她放着的那双运动鞋,方便客人进来,听见那哒哒地高跟鞋,甚至觉得不换拖鞋才是王道啊!

  慢一步进去的司沫,是先听见杯子掉地上破碎的声音,再接着听见陈媛的尖叫声:“你神经病,跑来干嘛?穿那么好看,你出去浪你的别来了。”

  司沫:……

  心好累,面对这么美丽的姑娘,也就陈媛能破口大骂了。她还是去收拾碗筷吧,别凑热闹了,一看两人就像是有故事的。司沫愣了下,她什么时候看的这么明白了?难不成是跟在妮子身后受教导的功劳?还是……司沫偷偷地瞄了眼夜慕,心里忍不住想也许是因为夜慕画的那些故事的关系,学到不少呢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