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替代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36章 替代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6章 替代

  室友太乱!

  然而,床上……只有一条被子!一条!看见占了半张床的夜慕,睡在外边,盖着半张被子,剩下的都是给她腾出来的……司沫咽了咽口水,磨叽的走了过去,犹豫着怎么爬上去,直接翻过去似乎不太文雅。

  “怎么?”夜慕见她徘徊,出声询问道。

  司沫啊了声,摇头,“没事。”话虽如此,可是她边脱衣服边准备上床,这种感觉好奇怪,就像是……新婚夫妻俩,一个守在床上,一个正在宽衣解带。这种情形,特么的尴尬死了!

  but,为毛会有这样羞耻的想法?司沫越想越觉得脸红,三两下扒了衣服往床上爬,双手撑在床沿边准备手脚并用的爬上去,谁料到一个手滑,刚爬了会儿就要掉下来,还是夜慕眼疾手快的拉住她,往上一带,整个人抱住压倒在夜慕身上。

  胸前软软地感觉,很舒服。

  司沫望着她,愣了会儿,不知所措。面对面靠得极近,近到连呼吸的热气都能感受到,让人不由得急促起来,司沫甚至感觉到自己心跳异常的快!脑子简直是乱成一锅粥了!

  可是,她不是没和同性一起睡过,比如妮子,根本没有这种情况?甚至出任务和男同事一起,也没这样!

  难道,她不对劲?

  “我……”司沫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,可是一直这样趴在她身上也不是办法,司沫刚才挪动两下,结果被夜慕抓着胳膊,她诧异地看向夜慕,心说这是要做什么?不让下去了?

  谁知道,夜慕将她掀起来扔到了里面。

  咳咳……

  司沫望着天花板好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。她是真的被夜慕掀开的,这是……被嫌弃的节奏吗?/(tot)/~~

  温暖的被子盖到了司沫身上,她回过神,脸胀得通红,拉高被子盖在下巴处瞅了眼夜慕,“谢谢。”

  虽然不明白,你为什么掀我。

  “晚安。”夜慕转身将灯关了,躺下后,心里久久不能平静,她睁着眼望着天花板,抬手摸了摸胸口,那里嘭咚嘭咚,跳着一颗很活跃的心。她舔了舔嘴角,要不是早点掀过去,生怕会冲动,唐突美人了。

  小小地尴尬后,司沫没管那么多,在温暖的被窝里,旁边又有个人,越发觉得安稳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缩了缩,气息均匀就睡过去了。

  夜慕侧过身,面对着她,月光下朦胧的轮廓,显得那么近却又那么远。好一会儿后,夜慕才伸手,指尖刚碰到她的脸,轻轻地抚摸了下,又缩回来了,生怕被她知道似地。等了好一会儿,这才又敢伸手摸了摸。

  如此反复,夜慕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很久后才睡去。

  因为和夜慕一块儿睡,司沫把手机闹铃调成振动放在枕头下了,迷迷糊糊醒来,摸手机一看,已经七点多了,差点跳起来,冷不丁看见旁边还有个人。

  松一口气,没把夜慕闹醒就好。她蹑手蹑脚的穿衣起床,出卧室门前还特意看了眼,确定夜慕没醒,满怀欣喜的去做早饭。早上翻了翻冰箱,看见不少蔬菜,和昨天没吃完的一根油条。

  就弄个油条布丁烤蛋糕好了,当然除了油条以外,别的跟布丁跟蛋糕没关系,只是个名字这么叫而已。

  热锅少许油,放洋葱丁,虾仁丁,培根丁,玉米粒,青豆,黑胡椒一起炒熟,后加入油条碎,再倒入牛奶蛋液,装盘后铺上一层芝士,放烤箱两百度十分钟,取出后再铺上一层芝士,再烤十分钟。

  色泽光亮,香味可口。

  配上牛奶。

  一份早餐就做好了。

  做好后,夜慕也就起床了,视线落在司沫的嘴角处,干咳两声,别过头去,“好香。”

  司沫给她倒了杯牛奶,“是吧?我也觉得很香,口感也很好,你慢慢吃,我上班要迟到了。”边说边收拾东西,拎着包就跑没影了。刚出门,司沫摸了摸嘴角,有点疼,可能是上火了。

  忙了这么些天,该调查的人都调查完了,案子也算是水落石出,宾馆老板隐瞒的事情,就是他的儿子曾厮混俩死者,不过和杀人无关,只是收取保护费。三名牵涉在其中的男人,其中之一是某高级会所管事手下的混混,专门负责野路子的生意。两名死者都是他名下的,九分抽成。

  “现在情况差不多都定了,辛苦你们了。”赵队长跟苏万阳说道,“嫌疑犯已经叫人去抓了,你们也可以轻松下。”

  司沫他们也终于回到办公室了,这几天大家都不容易,苏队早早地就说了,不出意外的话,准点下班回家。众人一阵欢呼,司沫一笑,扯着嘴角,疼的抽气,她没干什么啊,为什么会疼?

  又不像是上火。

  “你干嘛呢?这么臭美。”妮子凑到她边上来看,捏着她的脸蛋左右看看,“你嘴怎么了?有点红肿。”

  司沫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有点疼。”

  妮子看了半天,冒出来一句话,“就像是被人亲肿了一样,哈哈哈哈,估计你这个单身狗没人亲的。”

  刚准备喝茶的司沫差点没被呛死,猛咳嗽几声,胡乱拍打着妮子,然而闹归闹,闹完了以后,她忍不住又拿起镜子来看,被亲的?昨晚上除了和夜慕一起,还能是谁亲的?鬼亲的?呵呵哒。

  啪——

  她用力叩下镜子,要说夜慕亲她,还不如说是鬼亲她来的更有说服力呢!司沫忍不住又舔了舔嘴角,感觉太诡异了。

  “大家注意下,有情况。”下午临下班前,苏万阳突然告诉大家有消息,“重案组那边的案子已经破了,是情杀,第一个死者的老公和第二个死者勾搭一起,然而发现都是他老婆想离婚找的理由,要抓·奸·在床,只是没想到,第二个死者无意说溜嘴,最后被灭口。”

  苏万阳停了停,断手的案子不归他们管,也没跟进,就把他们跟进过的说了下就好了,重点却是另外一件事,他望着众人,说:“同时都光顾过两死者的三个男人中的宋明钱,背后所属的某高级娱乐场所,或牵涉逼迫妇女卖·yin,上头让我们再跟进下。”

  “不会这个周末,又让我们加班吧?”妮子捧着脸,心碎的说。“我周末还想去逛街呢,买买买。”

  “妮子,你不能一到发工资的时候,就这么败家啊,那你结婚怎么办?”赵平国凑过来问道,被妮子顺手抄起中性笔扔了过去,完美接住。

  苏队等他们说的差不多才干咳两声,“考虑到情况比较复杂,上头只是说让我们跟进下,未必就是周末了,所以……这周末不加班。”

  “苏队万岁。”妮子开心的跳起来。

  苏万阳笑笑,总结完陈词,大家就各自回家,愉快的迎接周末啦。

  走在路上的司沫,还在为夜慕昨晚上是不是偷亲过她而烦恼。恰巧小区拐角有对小情侣在亲热,不停地转着脑袋吻来吻去,那男人还摸来摸去……看的司沫全身恶寒,打个颤,她赶紧走了。

  要是,她以后跟男人也这么亲,看起来太恶心了。让别人一只咸猪手在自己身上摸啊摸,还不如剁了去炒菜得了,不能忍!

  完了!司沫看见电梯里映出来的自己,突然想到,她觉得和男人一起亲热是恶心,那么,是不是意味着她以后嫁不出去了?

  “嗯,有没有遗嘱这方面,你帮我留意下。”夜慕说道,“好,再见。”她刚收了线,转头看见电梯门打开时,司沫站在里面。

  “大慕,你……”司沫刚想打招呼,脑子里冷不丁冒出来,她昨晚上偷亲我了,的画面,差点撞电梯门上,还是夜慕伸手拦住,“你又发呆?”

  “我哪有。”司沫嘴硬的梗着脖子反驳,略微低着头,没脸见她,“你,你要出门啊?”

  夜慕:“交水电费。”

  “那我回家了。”司沫刚想走,突然被夜慕一把拎住了后衣襟,说:“一起。”

  司沫心里咯噔一下,这是要干什么?上哪儿都一起吗?难不成昨晚上的事情是真的?她连忙捂住嘴,这太不可思议了!她侧着头偷瞄夜慕,被后者抓包,问:“干什么?”

  司沫脑袋摇成了拨浪鼓。

  进了电梯,她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往旁边靠,这个时候她突然怀念起陈媛来了,然后……一个很不切实际的想法,从脑子里冒出来:难不成自己被当成了替代品?妮子经常在耳边唠叨这种剧情,说是很好看。

  主人公将另个人当成替代品,先虐后甜,最后爱上替代品的故事。呸!司沫站直了腰,在电梯到一楼的时候,她拦在夜慕跟前,十分硬骨气的说:“我,我就是我,我就是司沫。”

  夜慕:“我知道。”

  司沫见她这般理直气壮,丝毫不心虚的样子,顿时有点没底气了,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误会了,然后哦声,“你既然知道,那水电费你自己去交吧。”说着将夜慕退出电梯外,赶紧啪啪按按钮,关上门的那一瞬间,她看见夜慕茫然的脸。

  “要死了,这是在干什么?你把房东撵开了,你还想不想混了。”司沫戳着电梯壁上的自己问道,用力拍了自己额头一巴掌,决定还是先回家再说吧。

  被撵出来的夜慕,奇怪的看着她关上电梯门。心说交水电费和她是不是司沫,有关系吗?叹口气,她还是自己去吧。

  好在,她今天帮司沫把全部被套放洗衣机里洗了,司沫睡不了床……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