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争锋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41章 争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1章 争锋

  室友太乱!

  当时走的时候陈媛就没带走多少衣服,这些天冷起来,她在房间里都是开空调也没觉得怎么不合适,现在回来了刚好能换些衣服,整理整理。所以,陈媛回来的这两天都是在收拾她的屋子。

  以及,做家务,烧饭。

  司沫就闲下来了,每每吃着陈媛做的饭菜,她就觉得难吃,偏偏夜慕没说话,那她自然也不好说的太直白,虽然陈媛这人吧,太没自知之明了。

  “陈媛,我说过多少次了,不要把你的掉色的衣服和我的制服放在一起!”站在阳台上,司沫看见这些湿哒哒还在滴水的衣服,简直是要被陈媛气死了。转头就吼了一声,那边陈媛从屋子里探出半个身子,“抱歉,你把我衣服往旁边挪挪。”

  司沫真想把这些衣服扔下去。

  一次不听可以理解,但是多次不听那就是故意的!

  在浴室的时候,她就老是看到自己的洗漱杯都被挤到边上,有时杯子里还有水,她对这次陈媛回来就已经很烦了,现在晒个衣服还这么烦,她的衬衫要是被染色了,还得花钱再领取个,神烦的。

  一整天,司沫都觉得脑子嗡嗡,她还得赶去上班,匆忙换了衣服就走了。等到了楼下,她才发现自己没带钥匙!

  气的跺脚,多个陈媛多个衰神!

  司沫叹口气,转身跑上楼敲门拿钥匙,等了半天还是夜慕来开的门,“忘东西?”

  “嗯,钥匙。”司沫匆忙拿了钥匙,又哒哒地跑下楼,直接的后果就是她迟到两分钟,基本上人都已经到齐了。

  “真难得你竟然迟到了。”妮子说道。

  “别说了,烦死了。”司沫哀怨地看了妮子一眼,“上周的调查报告给我看看。”

  妮子递过来报告,“小三杀回来了?”

  司沫手一顿,皱了皱眉头,“杀是杀回来了,但是她不算小三,就那话唠。”

  “哈哈,现在可是你自己喊她话唠的,不是我说的。”妮子耸耸肩,之前她喊人家话唠,司沫还不乐意,还说是室友这样喊不太好,现在轮到司沫喊了,妮子摸了摸下巴,觉得有情况发生。

  划着转移凑到司沫身边,“那话唠回来了?她不是和那谁好了吗?回来干嘛?难道回来过中秋?”

  这可是太乱了,竟然还回来过中秋!啧啧,有意思。

  司沫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,看向妮子,挤出一句话:“我哪里知道她发什么神经!”挥挥手把妮子打发走了,上班归上班,总不好太走神。

  “九点会议室开会。”苏万阳抛下一句话,指了指妮子,妮子马上比个ok的姿势,去会议室准备。司沫百般无聊的翻了翻报告,看不进去索性拿上笔和本子,等开会,开完了再说吧。

  “上次我们埋伏会所好几次,也没有新发现,就昨天收到线人消息,很有可能是这个女人。”苏万阳将照片贴上来,是个打扮得体,气质高尚的中年妇女。

  “从衣着上来说,应该是个教育良好,不缺钱的女人。”司沫指出她身上的衣服多是时尚节新款,而且一个人的气质最能反映一个人的修养。好比,当初第一次来家里的linda,以后那种不要脸的情况就不算在内了。

  妮子打了个响指,“说的没错,我刚查了下,会所是记在她名下的,有照片,这个女人叫宋程莲,出生纽约,毕业于麻工。”

  “不光有钱还是个有智商的女人。”陈岩附和道。

  “上次宾馆杀人案,最后也有牵涉到这家会所,大家还是注意点,我也和重案组那边打过招呼了。”苏万阳说道,他们的工作是扫·黄,可是很多时候,这并不是一个有明确坐标性的,没有举报很难动。

  “要不,我去试试?”妮子提议道,对于一个一直想参与外勤行动的文职,她表示这是个好机会,然后被苏万阳毫不留情的拒绝了。“你还是在办公室里查数据吧。”

  “因为没人比你更在行。”司沫立马接着说,垂头丧气的妮子吧唧了下嘴巴,有点哀怨,但是这也是实话,所以她就放弃了出勤去会所做卧底的想法。司沫刚想说,苏万阳瞪过来,“你们俩老实点,别惹事。”

  司沫哦了声,笔直的坐好。

  “这回不算任务,你们谁都不能擅自行动,我看看再说。”临散会前,苏万阳再三强调,司沫和妮子点点头,一般也不会没事找事的,毕竟这不是什么安全的事情!

  “这种时候,就应该是身为女主的你去找事,然后来个英雄救美。”妮子回到位置上,拍着司沫的肩膀,笑着说,“就是不知道你的英雄是谁?能不能赶得及。”

  “我觉得还是你赶来给我收尸毕竟靠谱些。”司沫打发走妮子,继续看报告。一想到下班回去就要看见陈媛那脸,司沫变得下班磨叽了,倒是又被同事们笑了两天,尤其是知道情况的妮子。

  “哟,这是消极怠工,不想回去做饭啊。”妮子揶揄着。

  司沫白了她一眼,“哼,反正她会烧饭,虽然难吃。”

  妮子恨铁不成钢的推搡了她一把,“那你还不干净回去,真让你家房东跟她旧情复燃啊?那到时候被赶出来的人,就是你了,长点心吧。”

  “呸,什么旧情复燃,她俩根本没烧起来呢,就被人搅黄了。”司沫顺口一说,说完以后细细一想还真觉得是这么回事。要是没linda,这最后又是个什么情况呢?

  嗯,就算有情况也跟自己没关系吧!

  司沫不情不愿地骑着小毛驴回家,一看到这个小毛驴,又想到夜慕,再想到她之前偶尔几个跟夜慕的肢体接触时,自己会面红心跳,这……好像不是个正常现象!

  “回来了?晚上吃火锅,就等你了呢。”陈媛对着进门的司沫说道,转身去拿电磁炉,那通身的女主人派头,让司沫恍惚间有种自己是去别人家做客的感觉,司沫有史以来第一次甩脸色给人看。

  她急匆匆回屋,将门摔的老响,一个人生闷气似地坐在床头生闷气。

  听见敲门声她刚想拒绝,夜慕直接进来了,司沫哼哼两声,“我还没请你进来呢。”

  “那我就自己进来。”夜慕淡淡地笑,坐到她边上,“吃饭去。”

  “不去。”

  夜慕:“不饿?”

  难不成说不饿你就不再喊了?司沫睨了她一眼,心说这人还真可能会这么说的,所以她说:“饿,快饿死了。”

  夜慕:“那你不去吃饭。”

  司沫:……

  这话怎么接?倒像是搞的自己不对了!司沫完全无视了本来就是她再闹事的事实了,抱着抱枕垂了两下,幽幽地说:“没人欢迎我,我去干嘛,饿死得了。”

  夜慕越听越觉得她这话有点味道,干咳两声,拉了拉她,“别闹。”语气间带着点宠溺的意味,两人都没发现,而司沫还有点嫌弃她的意思,觉得夜慕还是偏心陈媛多些。不过再仔细想想,也觉得那是理所当然。

  毕竟她们两人一起这么多年,肯定会比自己这个才来一年不到点的人,感情深刻。

  想通了以后,司沫觉得自己也太矫情了,真好夜慕在,给了台阶,那她就顺着下去了,起身道:“我是真的饿死了,先去吃饭了。”

  夜慕微微一笑,把她推出去,这顿火锅吃的热火朝天,而司沫的心,却有点冷。好在期间,夜慕给她夹了不少肉,算是稍微的弥补了点。

  临睡前,司沫跟夜慕道晚安。

  夜慕在网上扣她,说:她长在破碎的家庭环境中,对温暖无比的渴望,所以很多时候会顾着自己,从而忽视身边人的感受,希望你不要介意,她这次只是回来小住两天。

  看到这番话,司沫吸吸鼻子,对夜慕这种能耐心给她打一段话的态度,还是表示满意的,但是对陈媛还是不喜欢。说不出来,当初第一眼见到时,就没好感,不认为能相处好,不过是因为同个屋檐下,觉得没必要把关系闹僵,仅此而已。

  “她的家庭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又不是要娶她。”司沫嘀咕道,不过回给夜慕倒不是这样说,打了排字回过去:那你呢,你帮她吗?总觉得很奇怪,哎,倒显得我住在这里好多余。

  夜慕:不多余,你也是一样交了房租。

  司沫哼了声,戳着手机屏幕,就像是戳小人一样,“对啊,我也是交了一年的房租,凭什么她弄的好像女主人一样,太气人了。”

  但是,话说回来,这算不算夜慕哄自己呢?司沫捂着脸偷笑,笑完了以后觉得自己太神经质了,干咳了两声,又一本正经的回复:嗯,说的对!那我明天还是履行我的义务吧,当初合同说要做饭的。

  躺在床上的夜慕,收到司沫的回复,勾起一抹笑,斜眼看了下床头柜上司沫抄的那本菜谱,回道:好,还是你做的饭好吃。

  司沫开心极了,她捧着手机笑,就说嘛,她也觉得还是她做的饭好吃,嘿嘿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