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哭诉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51章 哭诉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1章 哭诉

  室友太乱!

  向夜慕要照片的事情,拖了两天之后,司沫实在没办法,晚上的时候给夜慕打了个电话,她紧张的捏着手机,不停地咽口水,生怕电话那头出现别人的声音,似乎连短暂的几秒等待都变得漫长。

  好在,还是夜慕接的。

  司沫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有事?”

  久违的话语,让司沫恍惚间愣了下,她似乎看见夜慕一挑眉问她的模样,鼻子间感觉酸酸的,她吸了吸,“我……我就是想问问你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“不确定。”

  司沫睁大眼,“你……你不回来了?我……”支支吾吾半天,司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蓦然沉默下来,叹了口气,相对无言。

  而她所不知道的是,电话那头的夜慕,嘴角正微微上扬,心情十分好。好一会儿后,收敛了笑意,“没事,我挂了?”

  “啊?”司沫不知不觉的回了声,“我……”她想要同夜慕再说会儿话,可是对方似乎不愿意再说,司沫低下头,有点小委屈的问:“你是不是很忙啊?”

  夜慕:“还好。”

  “那……”司沫舔了舔嘴角,“对了,好像没见过你父母和你一起的合照啊,好想看看啊。”

  夜慕以为她只是在找话题,便说:“在书柜从下往上数第三排,有个相册。”

  这么大大方方就给她看,这点倒是司沫没有想到的,原本以为还得再软磨硬泡很久才能得到的信息,一下子太快,快的让司沫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了。

  事情解决了,可是还想和她聊天啊!

  司沫啊了声,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我回头找找看,你……你都在外面玩什么?和谁一起的,是不是计划很久了?”

  夜慕轻笑声,“到处看看而已,也不是计划很久,现在嘛,”她扭头看了一眼房间里,正同她比手势要离开的人,点点头,“我一个人。”

  一个人?

  司沫刚高兴了两秒,突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,不在一个房间,也就是对方应该是个男人!她哭丧着脸,“哦,那我去找找相册,再见。”说完急忙挂掉电话,杀了夜慕个措手不及。

  “什么情况?”夜慕茫然地看了眼已经挂掉的电话,她确定没听错,司沫的确是想和她说话来着,可是到底又是为了什么,急忙挂掉电话?算了,想不明白,等回去的时候再说吧。

  因着明天还得早起,定了音乐剧,所以夜慕就去洗澡准备休息了。

  翌日,司沫带了张全家福,照片背面写道庆贺宝宝一周岁。特意跟苏队请示,随陈岩一起去找那护士问情况。

  “有没有把我教给你的撒娇*使用出来?”妮子调侃道,遭到司沫的白眼,不死心的绕在她身边问,“到底有没有啊?”

  “没有,没有,我怎么会做那种无聊的事情呢?”司沫一本正经的说,不过不否认,她没有撒娇,就能搞定了,这是一个人格魅力。想到昨晚,她一页页翻看夜慕的照片,就像是参与了她的过去。

  这种感觉,太棒了。

  司沫白了眼妮子,“别给我乱出馊主意啊,我先走了。”顺带拍拍妮子的肩膀,大步跨出去。

  “您好,还得我吧?”陈岩同退休的老护士打招呼,帮她将手里的热水瓶放好,“上回问您的事情啊,我这儿找到照片了,要不你来看看?”

  “好啊,虽然二十多年了,不过要是让我看,我肯定还是能认出来,那太太长得挺漂亮的。”老护士扶了扶老花镜,笑眯眯的同他说道,又望向边上的司沫,“这是你媳妇啊?看起来是个乖巧的孩子。”

  “不不,我们只是同事。”司沫连忙解释道,老护士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看样子我搞错了,不好意思。”

  她拿着照片远远地看着,另只手拖着眼镜,看了半天,“是她,我记得夜太太当时手上就是戴着这个玉镯的,红色的,很罕见。”她摇摇头感慨道,“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了,这个孩子现在应该也同你差不多大了吧?”

  老护士又抬眼望了下司沫。

  午后的暖阳从阳台照进来,老护士坐在摇椅上,眼神没有焦距望着空中,似乎又想起了很多年前的过往。她幽幽地叹口气,“时间过得真快啊。”

  从老护士家里出来,司沫显得心事重重。如果说,那人真的是这个女人,也就是说和夜慕父母有关系?“宋程莲不是出生在纽约吗?为什么和夜慕的父母有关系呢?”

  陈岩好奇地看她一眼,“我不知道啊。”

  套话的事情,自然又是交给司沫了,考虑到夜慕现在不在本市,虽然得请人家合作,但一般在外旅行的,就这么乖乖地被叫回来的,很少。何况是夜慕?按司沫的了解,她肯定不会听话。

  最起码她认识的夜慕,就是这样,你对她好,她对你好,你对她不好,她睚眦必报的!

  夜慕上午听了音乐剧,下午去逛了街,买了些衣服,晚上的时候,又接到了司沫的电话,她抿嘴一笑,接起来:“喂?”

  “大慕啊,你睡了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司沫:“我也没有。”

  夜慕:……

  这不是废话吗?

  “然后嗯?”夜慕问道,边说边给自己倒上杯水,“照片找到了吗?”

  “找到了,我还看了。”司沫听她话一说,立马接话,“没想到你小时候好可爱,眼睛水汪汪的,还有点包子脸,好想捏一捏,不过你后来上学的时候就开始瘦了啊,又长高了。”司沫不知不觉把脑子里见过的照片模样同现在的夜慕对比起来。

  除了个子拔高了,人瘦了,没什么差别。小时候的夜慕也不爱笑,甚至照片上都没几个笑的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爱笑呢?”司沫忽然问道。

  夜慕想了想,“没什么好笑的。”

  “你的笑点是不是太高了?”司沫不仅问道,“那你父母呢,和你一起的时候,没有开心的吗?他们现在人在哪儿啊?说起来住在你家这么久,还没见过他们呢,要不要去拜访下?”

  “拜访?”夜慕明显是笑了,连司沫都听出来了,哼了声,“不行吗?我这是礼貌!”

  “啊,原来是礼貌啊!”夜慕明知故问的说道,她刚才想说是着急见婆婆吗?下意识的张嘴,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,“司沫。”

  突然被郑重的喊了名字,司沫沉默着没回。

  夜慕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司沫:“没有啊,很好。”

  就是想你了。

  “从你打电话来,中心是我父母,到现在你想见他们,有什么关于他们的事情,方便告诉我吗?”夜慕三言两语就道破关键。这才让司沫意识到,原来自己之前,竟然没有在意这么多。

  只顾着想和她多说会儿话了。

  司沫沉默着,她之前就像是被夜慕的声音蛊惑了,只要听见她的声音,不管说什么,都好。她想听。

  可是,涉及到案子的问题,司沫还是很有操守的。

  “对不起,关于工作上的事情,我不能说太多。”司沫说道。

  夜慕:“好,他们现在定居纽约。”

  缓和了下,司沫才回过神来明白她在说什么。还想说点啥,只听见夜慕说晚安,就挂了电话,这回轮到司沫茫然了,她看着手机,“脾气还是这么大,哎。”翻了翻手机,两人打电话竟然用了一个半小时。

  太不可思了。

  因为,司沫觉得没说几句话啊,哪里来的这么久?

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司沫把情况告诉苏队,又遭到妮子的调侃,挤眉弄眼的看着她,“老实说,你是不是用美人计了?”

  “你觉得我有美色吗?”司沫呵呵两下,对此进行了否认。

  妮子摸着下巴,“如果不是美人计,那夜慕为什么这么快就告诉你了,因为……我也打电话给她了。”

  司沫蓦然转头看向她。妮子摊手耸耸肩,“苏队喊我打的,好像是见你很犹豫,怕因为夜慕是你房东,你会觉得难做,所以让我也去问问。只是没想到,你这么快就搞定了,果然还是得熟人出马。”

  闲聊一会儿后,差不多吃饭的点了,司沫拿起手机准备去食堂,习惯性的打开朋友圈,却见到夜慕同一个女人勾肩搭背的合照!

  这是什么情况!

  昨晚上还没提这事,分明说是一个人!

  这个女人是谁!

  笑的这么灿烂!

  司沫坐不住,站起来就往外走,甚至连饭也不去吃了,冲动的走到局子外面,马路上的鸣笛声将她拉回现实。她环顾四周,自己在做什么?差点就冲到马上中间去了。

  缓过神来后的她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被自己的行为吓到了。

  刚才那一瞬间,她下意识的只想找夜慕去对峙清楚。

  还以为夜慕在家!所以,她急忙回去。

  司沫抱着双膝慢慢地顿了下去,她真的好想好想夜慕,明明对自己也很好的夜慕,为什么出去玩了,就和别人好上了?那么亲昵的,不是好上了是什么呢?她好怪自己,为什么不早点说清楚?

  现在,还有机会吗?

  还能再去说一次吗?

  会不会,被人当成横刀夺爱的烂人?

  司沫忍住不哭,下午还要上班,可是越忍心里越难受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迷茫间掏手机,打电话给夜慕,对着她哭。就是夜慕害的,不然自己也不会哭了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