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表白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54章 表白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4章 表白

  室友太乱!

  早上天还未亮,夜慕买上早点赶回家,担心昨晚喝多的司沫上班迟到。果然到家七点多时,司沫还在睡觉,整个人横过来睡着,看的夜慕忍俊不禁,伸手挠了挠她的脸颊,闹得司沫不耐烦挥手,翻身再继续睡。

  “起床了。”夜慕拉拉她的手,司沫没听见,再加大力度摇了摇她,这才将人弄醒,司沫迷茫地坐起来,茫然地看着扔衣服过来的夜慕,她挠挠头,最后一把拉住夜慕瓷实的亲了口,两人沉默了半天,司沫才尖叫起来,“啊啊啊,你竟然……你竟然是真的?”

  夜慕:……

  “难道我应该是假的?”夜慕揉了揉太阳穴,“赶紧起来吃饭吧,要迟到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司沫张了张嘴,听见要迟到话,吓得立马穿衣爬起来,三两下跑去洗漱好,出来看见餐桌上冒着热气的早饭,踌躇了会儿,还是去吃饭了,边喝豆浆边想早上亲了夜慕的事情,怎么解释?

  总不能说因为昨晚上,梦见和夜慕接吻的事情吧?

  太丢人了。

  而且,那感觉十分真实,连夜慕眼睫毛特别长的细节都很真,太可怕了。

  司沫低着头,虽然那是场面,却让人面红心跳,她都不敢抬头面对正主了。“我吃好了,我先去上班了,再见。”她急匆匆地走了,多待一分钟就是多六十秒的尴尬。电梯里,她还唉声叹气,现在又不敢告诉夜慕,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了。

  “到底怎么做才是对的呢?”司沫心里跟猫抓过似地难受,却又无济于事。赶到单位去的时候,在门口碰见妮子,相互打个招呼后,司沫正要往里走,却见她不定地盯着自己看,疑惑的问:“看什么?”

  “你脖子上的……”妮子比划了下,正取下围巾的司沫凑到大厅玻璃门上照了照,隐约看见脖子上有个红点,摸了下奇怪的说:“这个天气还有蚊子吗?家里也没发现啊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  妮子神秘兮兮的问:“你也不知道啊?”

  “我怎么会知道。”司沫白了她一眼,妮子笑着将她围巾又给系回去了,拍拍她的肩膀说:“司沫啊,小沫沫,你今天别把围巾取下来哦,不然别人问你问题,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”

  “什么问题?”

  妮子左右看了看,确定没人,这才说:“比如,你恋爱了?你和你对象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之类的,又或者是什么时候结婚啊?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妮子一脸被她打败的表情,“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呢?脖子上,那吻痕!”这才将司沫惊醒,她蓦然看向妮子,又去对着玻璃门看,她愣了许久,“你有镜子吗?”

  “给,我绝对不会看错的。”妮子信誓旦旦的说。

  司沫半信半疑的接过来,左右看了很久,确实不像是蚊子咬的,家里……夜慕?还是进贼了?司沫跑上楼直奔洗手间,蹲在格子里,打电话给夜慕,刚响了两声,她突然挂掉电话,紧紧地握着它,心想要是直接问出来,是不是会很尴尬?

  于是,她又该发短信,删删减减好几回,这才发过去:请问你昨晚上在家吗?

  显然,这是句废话。

  司沫的情绪很低落,又摸了摸脖子边,很快收到了夜慕的回复:没有。她松了一口气,最起码没有直接问,不唐突嘛。

  这不是关键,不是夜慕,那就是昨晚上遭贼了?她连忙出去,偷偷地告诉妮子这件事,“家里是不是进贼了?我……要不要报警?”

  妮子看傻子似地看她一眼,“你难道不应该问她昨晚上去哪儿了吗?”

  司沫回过神来,“对哦,她去哪儿了?”

  妮子无语了。好在万能的苏队一句开会,解救了她。

  接下来忙着任务的司沫,都没好好地休息,基本上到家都是半夜之后,也没来得及和夜慕好好说说那天的情况,只是发了个信息让她注意家里安全,家里可能有采花贼。

  这几天linda也醒了,由陈媛伺候着喝粥,夜慕送点水果过来,本来要回去的,顺手看了看信息,哭笑不得。

  陈媛看了她一眼,“什么事这么好笑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夜慕剥了个橘子,“现在医生怎么说?”

  “说她命大。”陈媛塞了一勺子的粥到linda的嘴里,“你说你就不会好好开车看路吗,非得使劲踩油门,你腿是僵直不会弯的吗?还有啊,这次是运气好,没什么大碍,是积德。你以后就不一定了,下次一定要注意,听见没有。”

  这些话都不知道念道了几遍了,linda听得都快吐了,使劲点头,“你说什么都是对的。”她也拿过橘子来剥了瓣塞到陈媛嘴里,“吃橘子,夜慕带来的橘子,很甜。”

  被陈媛瞪了一眼,吃下去了。

  夜慕微笑的望着她们,转身出去轻轻地带上了门,走出医院后她抽了根烟,望着难得的晴天,缓缓地吐出一圈奶白色的烟圈。喃喃道:爱情么……她将没抽完的烟三两下吸干净,弹进垃圾桶里,大步走向停车场。

  家里,司沫坐在沙发上,十指交叠,有点颤抖,今天任务结束了,可是审讯的时候,她却得知了一个惊人的事情。甚至还牵涉到夜慕,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,局里本来想请夜慕再回去协助调查,被司沫拦下了,她说最起码让她来做这个思想工作。

  苏队也同意了。

  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  咔吱——

  门开了。

  “回来了?”夜慕提了一些菜回来,见司沫已经回来了,“晚上吃火锅。”

  司沫:“好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采花贼?”

  司沫啊了声,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件案子的事情,想着该怎么跟夜慕说,什么采花贼早被她抛之脑后了。半响后,她才想起来,“那个……我……他……”司沫支支吾吾了半天,“就是,上次我问你是不是在家的那个晚上,好像有人进来过?”

  夜慕眼眸一转,“哦?”尾音拖得有点长,司沫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问: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  “说起来,某人似乎亲了我一下?”夜慕将买来的东西放到餐桌上,看了司沫一眼,轻描淡写的说道,她去冰箱翻了瓶牛奶出来,“不知道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司沫的脸一下子红了,她捂着脸羞愧的低下头去,不知道该怎么说,“我,这个……”

  “这个?”夜慕问道。

  司沫:“我只是做梦而已。”梦见两人接吻这种话,怎么说的出口?她以为还是在梦里,所以就多亲了下,哪里知道不是做梦!

  夜慕:“做梦?亲我?”

  司沫赶紧摆手,“不不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其实……没有什么特殊癖好的,而且私生活检点,你放心,我住在这里这么久没有带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进来过,对吧,所以……”她忽然看见夜慕上前走了一步,她就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你不喜欢我?”夜慕轻轻地问道。明亮的眼睛望着她,看的司沫不由得跌进了那温柔的眼神里,想也没想的就否定了,她摇头道:“不是的,我很喜欢你。”

  说出口了!

  完了,会嫌弃了吧?

  “大慕,那个我……唔……”司沫的话音被夜幕的吻吞掉了,她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,连眨都不敢眨,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,似乎连呼吸都乱了章法。

  好久之后,夜慕离开她的唇,浅笑,“呼吸啊,笨蛋。”

  司沫这才大口的换了气,舔了舔嘴角,摸了下自己的唇,“大慕……”

  “我也喜欢你。”夜慕伸手,将司沫耳边散乱的头发别过耳后去,轻轻地对她说道。

  残留的夕阳渐渐地消去最后的一抹光晕,她望着眼前的人,司沫脑子空白了一片,只知道她喜欢的人,正好也喜欢她。没想太多,司沫一把抱住了夜慕,紧了紧抱住她的手臂,感觉到人是真实存在的。

  仰起头,有点害羞的说,“嘿,能不能再来一下?”红晕爬满了脸颊。

  夜慕嘴角勾起笑,连眼底都是笑意,她低头蜻蜓点水的吻了吻司沫的唇,似乎意犹未尽,又吻了几下,司沫缠着她,青涩的回应着,有样学样,不小心磕到牙齿,两人愣了下,继而笑了起来。她摸着司沫的脑袋,满满地幸福感。

  两人腻歪了半天,司沫才起来问:“陈媛是不是还在linda那边,好久没回来了。对了,你上次说晚上不在家,你去哪儿了,竟然留我一个喝醉的人,你好意思?”

  夜慕安静地听她说完,“那晚linda出车祸,我给陈媛送钱过去。你一个人在家,睡得很踏实啊。”

  司沫憋了憋嘴,“踏实什么,脖子……”突然想到一个概念,幽幽地转头看向夜慕,“该不会是你吧?难道那不是梦?”见夜慕笑而不语,她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是正确的,“要不要去看看陈媛她们,很严重吗?”

  “没事,年前能出院。”夜慕倒是看向她,“过年,你回家吗?”

  这个案子结束后,最后处理好夜慕这点事应该就能放假了。她抬眼又看了看她,这刚得到的好消息,现在说是不是太破坏气氛了。“大慕,你小时候是不是,有被人拐过的事情?”

  夜慕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,像是台风雨夜那般,司沫连忙抱着她,换个话题,“我们不说这个了,换个话题吧,说点别的,比如……什么,过年,晚饭都好。”

  “大慕,对不起。”司沫害怕了。

  许久后,夜慕拍拍她的肩膀,“没事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