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当年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55章 当年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5章 当年

  室友太乱!

  担心夜慕的司沫,一上午都有些魂不守舍,妮子帮她改了多次的数据,都快忍不住想要揍她了,“小沫沫,你这样下去不行啊。”

  “什么不行?”司沫转头看她一眼,才看见自己的数据,灿灿一笑,“不好意思,我马上改好给你。”

  “不用,我很快就弄好了,反正马上要放假了,也没什么活,最后一个案子……”妮子犹豫了下,见司沫并也是担忧脸,才问:“你家房东那边,能配合吗?”

  宋程莲那边是被抓了,也有证据,可是还有些问题,她却说想要见一个人再说。那个人就是夜慕。随后苏队针对夜慕这个事情展开过调查,得知那二十多年前,宋程莲所抱的孩子应该就是夜慕,以及……夜慕小时候被拐一案。

  “所以,你说你家房东怕鬼,怕台风天,应该都是有迹可循的。”妮子很认真的跟她说,结果司沫的思绪似乎不在这儿,气的妮子狠戳了她脑袋两下,这才算是解气。搞的司沫茫然的看了她两眼,“你干什么戳我?”

  妮子:“戳你傻呗。”

  就在两人说话间,夜慕走上来找人,还是司沫先看到她,立马丢下喋喋不休的妮子,跑过去,朝她甜甜一笑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找你队长。”

  “哦哦,我现在带你去。”司沫带着夜慕就走了,将妮子视为空气,得到妮子愤恨不平的眼神,然而司沫就是这么重色轻友,轻飘飘的就将妮子完全无视了,十分的干脆利落。

  苏万阳本来还在担心,结果这下子看见夜慕进来,很快就明白过来了,“你好,夜小姐,情况是否都已了解?”

  夜慕点点头,“她在哪儿?”

  “我带你去。”苏万阳先一步走出去,走了两步回头看她,“没问题吧?”

  夜慕嗯了声,跟着他,司沫落在后面悄悄地拉了拉她的衣角,夜慕疑惑的回头。

  “我陪着你。”司沫说。

  “好。”夜慕刚抬手想摸摸她的脑袋,又觉得是在办公室,不太好看,所以硬生生的将手放下来,转身出去了。司沫的心莫名地抽了下,没想太多,跟着出去了。

  审讯室里,关押了三十多个小时的宋程莲,她看起来除了有些疲倦并没什么不舒服。见来人,她微微抬眼,随即看见苏万阳身后的夜慕,蓦然挺直了腰。抬手将鬓角的发丝别到耳后,朝夜慕轻轻一笑。

  道: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

  夜慕双手握成拳,眼神冷漠如冰,许久后,她嗯了声。

  “我还以为,你忘记了。毕竟当年你还小。”宋程莲笑着说。

  苏万阳看了她一眼,“现在人已经到了,你可以说了。”

  “介意我和她独处吗?”宋程莲看向苏万阳,“反正你们听得见,何况你们也有证据,要是不过是我的供词罢了,可我,只想和她待在这里。”

  苏万阳想了会儿,朝夜慕看过去,后者点头,随后他便出去了,站在监控室里看着里面的情况。

  夜慕拉过椅子,在她对面坐下,没有开口。

  “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我?”宋程莲开口说道,望着她的眼神却是无比的温柔,看的夜慕都有些奇怪了,不由得蹙眉。

  “你连皱眉头的样子,都像极了她。”宋程莲叹口气,缓缓地说起了那段往事。

  她和夜慕的父母是同学,当年一起读书的时候,她和夜太太,两人有相同的爱好,又都是优异的学生,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久而久之自然就知道了彼此的存在,偶然一次舞会,她们两人一见如故,成了闺蜜。

  可是,宋程莲渐渐地发现,她见不到夜太太和别人好,经常会为了这些事吵架,到最后夜太太认识了夜慕的父亲,两人很快就相爱了,然而这一切都是瞒着她。宋程莲无意得知,这才发现自己也深爱着她,那些所有不明缘由的吵架,都是吃醋罢了。

  因为夜先生在国内的生意,刚毕业就领证的夜太太随着他一起回国了,都没带他见过宋程莲。那时宋程莲选择继续深造,也想借机来忘记她,也就断了联系。可是她发现怎么努力都做不到。甚至是和别人交往,也忘记不掉夜太太的存在。当双眼被爱蒙蔽之后,她产生了很可怕的念头。

  觉得以前出现的那些人,不管男女,都没有将她从自己身边抢走,可是偏偏夜先生抢走了,所以一定要毁掉夜先生,这样才能见她抢回来。

  后来辗转打听,宋程莲也来到了a市,并且就住在他们家隔壁,时常进出的邻里,总会有麻烦别人的时候,她趁着夜太太不在家的日子,总是麻烦他帮自己修点东西,一来二去,她渐渐地就流露出喜欢他的意思,言语间也会有些许的暧昧。

  如果,他如何寻常男人那般该多好?偏偏他坐怀不乱,每次都是秉着帮忙邻居的思想,举手之劳能帮就帮,对宋程莲的态度却是渐渐地冷淡了,有次还被她听见夜先生和夜太太说是要搬家的想法。

  宋程莲恨极了抢走她的夜先生,终于在一个暴雨天的时候,借故家里的热水器坏了,她还只是洗了一半的澡,头发上满是泡沫,敲开了夜家的门,询问他是否能借下浴室。夜先生也不好拒绝,便让她进来了。

  留下自己的长发和香味,不停地拿陌生号码发露骨的信息给他,一次又一次,渐渐地她总是能听见隔壁的吵架声。

  “你知道吗?那时每天我最期盼就是听见他们的吵架声。”宋程莲沉浸在回忆里,对夜慕这般说道,丝毫没有顾忌那对吵架的夫妻就是夜慕的父母,她所期盼的家破人亡,正是夜慕的家!

  站在监控室里看着这一幕的妮子,忍不住说:“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”

  司沫却只剩下满腔的心疼。

  宋程莲又接着说。那时吵架是归吵架,每次吵完后,她所听见的又是夜先生百般哄夜太太的情话,各种礼物和惊喜,以此来证明那些都不是真的。还有每夜每夜的缠绵,那丝丝的咛叮声,呻·吟声,都一次次的抨击着宋程莲的心底。

  她终于明白,如果不拿实质性的证据,他们永远不会分开。

  再夜太太又一次出差的时候,她在院子里放火,造成一个失恋的女人想要毁掉当初相爱时的证据的假象,因为风大差点导致火灾,在火势蔓延开的时候,她便极力呼救,引来夜先生帮忙扑火,弄的两人都狼狈不堪。

  再请夜先生喝下事先放了安眠药的水,她假装去做饭酬谢他,实则躲在一边看着他一点点的昏睡过去。之后,她把他睡了。

  一切都按计划在走。

  他醒来时见到角落里哭泣的她,头发散落,衣不遮体,他脑子里一片混沌,询问这是怎么回事。她只是哭,哭到最后他也明白发生什么了。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,他对此没有一点印象,后来对于她的求助,他避之则吉。

  可是她却一次又一次的缠上来,告诉他,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是他,夜先生只能逃避,尤其是夜太太回来了。他更加不想见她。宋程莲找不到机会再接近他,只好和别的男人一起上·床,直到怀孕。

  宋程莲消停的时间,不为别的,只是为了制造和她的偶遇,宋程莲借着当年同学的口,告诉了夜太太,她现在也在a市。这么多年,夜太太也很想她,要了联系方式,约她出来喝茶,两个相好的闺蜜,如同当年一般。

  各自说着生活里的琐碎事情。

  夜太太说起现在的生活,一切都很好,除了她还没个孩子。

  宋程莲也说了现在的生活,说是有个喜欢的人,是隔壁的邻居,经常帮自己,两人还一起睡过,他却始终不提结婚的事情,她也很想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。

  后来她拿着怀孕报告去找他,要他负责。夜先生很是震惊,却看见从超市回来的夜太太正好站在他们身后,宋程莲回头,假装不明白怎么回事还询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。她却质问丈夫这是不是真的?

  “你知道你父亲怎么回答的吗?”宋程莲停下来,问她。

  夜慕:“说。”

  宋程莲笑了,她细细地打量着夜慕,“你生气的表情,也和她一模一样。”

  夜先生和她□□愉的事情,他自己不知情,可是却也不能否定,一夕之间夜家分崩离析。他却始终不肯离婚,也没找过她。宋程莲自己跑去医院将孩子拿掉了,坐在冰冷的手术台上,打电话给她,哭诉这一切都不是对的,要把他还给她,并告诉她自己在医院。

  等夜太太赶到的时候,她已经拿掉了孩子,她楚楚可怜的要夜太太别生气,别离婚,她会离开,像个陌生人。而夜太太则告诉她别走,是自己丈夫对不起她,要她做自己孩子的干妈。

  “要不是因为你,按你母亲的性格,早就和他离婚了。”此时的宋程莲看向夜慕的眼神,捏碎了那层温柔,只剩下憎恨,“都是你,都是你的意外出现,打破了我所有的计划!每次去医院看见你的时候,我都恨不得捏碎你。”

  夜慕静静地听着这一切,突然说:“母亲是因为看穿你的所作所为,这才定居国外。”

  宋程莲惊讶万分,连忙摇头,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”

  夜慕出生后不久被送到了奶奶家抚养,六岁之前都没接过来过,平日里都是夫妻俩去那边探望,宋程莲所知道的就是小孩子身子弱,送去老人家那边养着,方便照顾,因为夜老先生是有名的中医。如今细细想起来,那才是防备的开始?直到后来,她想要带走夜慕,离间他们。

  而夜太太第一个打电话的也是她,跟她哭诉爱女不见了,她假意帮忙寻找,翌日将孩子送回。后夜家突然搬家,不知所踪。

  宋程莲蓦然望向夜慕,突然笑了。“怪我当年手软,怎么就没把你带走呢?”

  “所以,你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”夜慕轻轻地说,“母亲从未爱过父亲以外的人。”

  宋程莲愣愣地望着她许久,才出声问道:“我费尽一生心思,都得不到她一句好吗?”

  “你的故事说完了,我可以走了吗。”夜慕已经站起来,她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,眼里没有丝毫的情绪,走了两步,快出门了,她突然回头对宋程莲说:“母亲,早已离世多年。”

  是,自杀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