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偶遇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61章 偶遇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1章 偶遇

  室友太乱!

  /script

  早上司沫接到大姨的电话,还神秘兮兮的冲她说:“小沫啊,同你说,你妈妈前两天神神秘秘的去车站了,这两天好像也没回家,不晓得是不是跟你爸爸吵架了,你得多去关心关心家里人,别以为在外面上班就不管家里了,你飞的再远,都得回来的。”

  “好好,我妈来看我,这两天住我这儿呢。”司沫敷衍了两句,打着上班的名义挂了电话,最讨厌亲戚每天没事就盯着自己家里的一举一动,搞的蹲犯人似地,如果你稍微反驳两句就成了顶撞长辈,没办法理论。

  司沫早上特意起的早些做好了早饭,又悄悄地去夜慕房间喊她关照下母亲,就去上班了。

  等夜慕出来的时候,看见司家妈妈要出门,“阿姨,您这是……”

  “我还得去医院那边看着,我就知道她大姨肯定多事,不是什么严重的事还是希望沫沫不知道的好,你帮我多逗着点啊。”司家妈妈说着就出门了,夜慕都还没来得及换衣服,刚追着出门去,就看见隔壁有人走出来。她立马又回屋了。

  没一会儿打了个电话给司沫,“你母亲走了,要不,你去送送?”

  司沫:“为什么走这么快?”她看了眼苏队的办公室,挂了电话就去请假,“头儿,我临时出去下,很快回来,行不?”

  “去吧。”苏万阳问都没问就同意了。

  可是赶去车站的司沫并没有看见母亲,距离夜慕打电话也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,就算是从家里出来打车也不会这么快,司沫奇怪的拨通电话,“妈,你在哪儿呢?我怎么没看见你?几点的车?”

  “啊?那孩子跟你说什么了?”司家妈妈这会儿刚打热水,差点没把水瓶倒了,急了,挂上电话,先把水瓶拿回去。

  本来没什么事的,被这么一弄,司沫觉得不对劲了,又打电话给她,结果没人接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司沫手足无措的时候,看见疾步走来的夜慕,顿时像是找到了主心骨,渐渐地从打不通电话的烦躁里走出来,轻轻地上前抱住她。

  夜慕摸了摸她脑袋,“看看你。”

  她陪着司沫找了一圈也没找着,最后两人一起出去,不想被赶过来的司家妈妈看见,她愣在原地好半响,手脚冰凉,简直不敢相信另个女人亲了自己女儿的额头!

  司沫转头,直直地看见她妈站在那儿,下意识的松开了握住夜慕的手,踌躇了会儿,才走过去,刚叫了声妈,被她妈一巴掌打过来。

  “你,你……”她气的浑身打颤,连连几个你之后,竟然说不出半句话来,突然揪着衣襟差点一口气换不过来,亏得是夜慕眼疾手快给她锤了两下,顺了顺气。

  她一把推开夜慕,“别碰我,你们两个,简直是气死我了。你这个不听话的东西……”她又想打司沫,可是抬起的手却怎么也落不下去,到底是自己生的女儿,掉的肉。

  “不许,我不许,我活着一天就不许。”司家妈妈眼泪不停地掉下来,“造孽,你爸爸前两天伤着腿了,来市里看病,我才跟着来,怕你担心瞒着你,结果你倒是好,给我整这么一出。你是不是要把我也气死算了?”

  司沫还想解释,可是司家妈妈完全不听,吵着要走,转头就走了。

  “妈,妈……”司沫一边哭一边跟在身后追,她从未没想有一天她妈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这天还是她没做好准备的时候,早知道,也许过年的时候就该说清楚。

  落在身后的夜慕默默地跟着,丝毫不理会旁边异样的眼光,有事情选择了就要做好承担一切的准备。

  跑到医院的司家妈妈将病房门关上,司家爸爸见她这狼狈的模样,“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沫沫……”她一说就掉眼泪,抹了抹头发,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,接过她爸递过来的水,听见门外,司沫的声音,她才开口,“这孩子,喜欢上她那房东了。”

  司家爸爸望着掩面而泣的孩子她妈,一下子没办法消化这话。

  什么叫喜欢上了她那房东?

  那房东不是个姑娘吗?

  他家闺女,不也是姑娘吗?

  这……

  “那,沫沫在外头,屋外冷……”司家爸爸也听见他闺女的声音,于心不忍,让她妈去开门,磨叽了很久,她妈这才去开门,甩开门让人进来。

  “爸,你怎么伤的,要不要紧?”司沫赶紧过来看看她爸的伤势。

  司家爸爸笑笑,“没啥严重的。”眼神不由得看向身后跟进来的夜慕,他脸色也渐渐地沉下来了,回想过年那会儿孩子她妈已经说起过了,是他没当回事。

  “沫沫,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司家妈妈关上门,又问。

  夜慕很识趣的站在旁边,没说话。

  司沫抬头看了她一眼,深吸一口气,“妈,她……她是我爱人,就是这么回事。我爱她,她爱我,就像你和爸爸……”

  “闭嘴,这能是一样的吗?我跟你爸那是要结婚生子的,你们两……你们两可以吗?”司家妈妈顿了顿,也不想把话说那么难听,一路上她都在想,从小到大沫沫都是听话的好孩子,这怎么就走偏了呢?

  她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司沫,又转头看向夜慕,心说肯定是她带坏自己的沫沫。

  “你,你马上从她家搬出来,不管别的地方多贵,都比住在她家好,她这是安的什么心?把你骗过去,这算什么?心思这么重,也不知道是哪里出来的人,你马上搬,不能再住了。”司家妈妈撕心裂肺的吼道。

  司家爸爸一直沉默着,直到司沫哀求他,他才叹了口气,“孩子,搬出来吧,你还小,走错了现在还能纠正回来。”

  “不,我不要,我没有错。我只是爱她,她是个和我一样性别的人,仅此而已。”司沫倔了起来,甩开她爸的手,跑到夜慕身边站着,“我不会同意搬出去的,我也不会同意和她分开,我爱她,我认定她了,不管你们怎么阻止都不会放手。”

  司沫拉着夜慕扭头就走,刚走了一会儿,夜慕站住了。

  “不要问我后不后悔,你要是哪天也离开了,我无话可说。”司沫很郑重的说道,她扯出一抹苦笑,心说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最硬气的一回了。

  夜慕叹口气,走到她身边,“好。”停了下,“我们去把医药费交了吧。”

  司沫想这回事,“嗯,我妈也真是的,一点都不告诉我,大姨说她出门,我还真信她是来看我的。哎。”

  两人交了医药费,又往账户里放了两万,这才回去。

  “那钱我发了工资,慢慢还你。”

  “你不是这辈子都跟我了嘛,那钱,先算一点礼金。”夜慕笑着说,被司沫掐了掐,哼了声,“这么点礼金,太小气了。”

  夜慕搂着她的腰,“说的是,以后卡都给媳妇管着。”

  司沫笑笑,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可是,在夜慕看不见的地方,她冷了笑意,心里始终很难受,却又不想被夜慕看出来。

  走了这条路,她就知道会很难。

  她不希望夜慕被牵连。

  “他们说话就是这样的,有时候很伤人,你别在意。”司沫拉着夜慕的手,捏了捏,又揉了揉。眼睛巴巴地望着她。

  夜慕觉得一点抵抗力都没有,笑了笑,“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,没关系。”她抚摸着司沫的脸颊,深情的凝视着她,“只是希望,你幸福快乐就好。”

  “感动。”司沫抽抽鼻子,有点眼热,想要哭,准备伸手去抱夜慕,突然被夜慕塞过来一张纸在鼻子边,“擦擦吧,有点流出来了。”

  顿时什么感动的气氛都烟消云散了,司沫哭笑不得。

  过了两天,司沫趁着周末去看她爸,结果又遭到司家妈妈的阻碍,开始还是苦口婆心的劝说,到后来就是直接的威胁,都被司沫拒绝了。

  司家爸爸看不下去了,“消停消停会儿,这儿还在医院呢,别这么闹。”

  “你就惯着她,现在惯成这样了,你开心了,你满意了?”司家妈妈又哭着朝他发火,他无奈的跟司沫使个眼色。

  “妈,我先走了。”司沫放下水果就走了。

  心里堵得慌。

  却在医院外面的花园碰见苏万信,他笑着同她打招呼:“好巧。”

  司沫没心思应付他,只是匆忙点个头,“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
  “需要我送你吗?”苏万信拦住她的去处,“你似乎哭了?”

  “不用。”司沫拒绝了,“可能天冷风大。”

  “那好,我不耽误你,我还要去探望病人,再见。”苏万信轻而易举的就走了,这次倒是让司沫有点意外,似乎不像是印象中那个死缠着的人。

  司沫看了他一眼,就匆匆离开了。

  苏万信提着一些营养品进了病房,“阿姨,我来瞧瞧你。”

  司家妈妈赶紧擦开眼泪,“来了啊,上次拦不到车,还真是多亏了你,都还没来及谢谢你,倒是让你破费了。”她将东西放好,低着头给他倒了杯水。

  苏万信对她红肿的眼睛视而不见,转头跟司家爸爸说起话来,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