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说服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63章 说服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3章 说服

  室友太乱!

  为了避免遭到司家父母的抵触,夜慕是没有跟过去的,由陈媛跟着司沫一起将她父母送回家去,当然开车的是linda,如此一来,倒是让司沫感觉稍微安心点,最起码不担心父母万一闹起来没人帮自己。

  一路上沉默着,中间在服务区的时候休息,司家妈妈说是要带老头子去厕所,除了司沫别人都不太好帮忙,“行了行了,你吃你的,不用你帮忙。”她这么说,也不全是生司沫气的关系,不过是她有话要跟孩子她爹说。

  这么一说,司沫倒是以为她生气了,也就不开口,默默地坐在那儿吃饭。时不时的眼神看看,整个很可怜的模样。

  “你就安心吃饭吧,我觉得你妈肯定没生气的。”陈媛安慰道,另一边linda已经吃好,她优雅的擦了擦嘴,说:“我上趟洗手间。”

  跟在司家父母身后,果然就听见她同老头子说要不要扣着沫沫见见别的男人之类的话。她假意站在人群里抽烟,长长地吐一口烟圈,虽说天下无不是父母,然而为人父母却终究还是不懂自己的孩子。

  那些掺杂着以爱为名义的伤害,实在是太多太多了。

  linda回来后,朝陈媛使了个眼色,后者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,等司家父母来了之后,linda开车,让司沫坐在副驾驶上,陈媛替她会儿。一直忙于照顾人的司沫确实有点累了,就在副驾驶上休息了会儿。

  反正两三小时的路程很快的。

  到家之后,出人意料的是大姨正巧从她家出来,见了这行人,“哟,沫沫这是特意送你父母回来啊。”

  司沫看她一眼,“大姨你这是来干嘛呢?这么巧。”

  她大姨脸色一沉,肯定不会说自己没事就往她家跑来看看,只是笑着说:“这是怎么回事啊,还有朋友回来啊?”

  司沫也不想多说什么,朝陈媛使了眼色,把她父母推进门,先一步卡在大姨跟前,“天儿冷,瞧您穿的这么少,大姨早点回家,别冻着了。”说着将门关了,气的大姨她在外面跺脚。

  这将老头子扶到房间的司家妈妈走出来,瞪了她一眼,“有你这么做事的吗?”赶紧去开了门,大姨正要走,“姐,外头冷,进屋喝杯热茶吧。”

  “我先回家穿俩衣服,不过是来看看你,过两天再说吧。”大姨扭着腰走了,这穿着紧身皮裤,高筒靴,打扮的可比现在的小姑娘都厉害多了。司家妈妈回头又瞪了眼司沫,想训她,又看见家里还有人,便只好算了。

  收拾整理瞎折腾到晚上,留了陈媛在家帮忙,司沫带着linda出去买菜。linda突然问她:“夜慕过年是跟你一块的吧?你们俩那时候怎么瞒过你父母的?”笑眯眯的眼神,让人一看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

  司沫别过头,挑了些菜,又去超市买了些日用品回来,就是对这个话题只字不提。

  最后快回家的时候,司沫问她:“听说你家境挺好的,那么你和陈媛呢?”逆风吹乱她的发尾,她认真地望着linda,半响后,“我们都有自己的不得已,世间一切不能尽如人意,但求问心无愧。”

  不能尽如人意,但求问心无愧?linda重复了两遍,勾起一抹笑意,跟在她身后进屋。

  屋里陈媛坐在客厅里,司家妈妈把换洗的衣服放进洗衣机,抬头看了眼司沫,“都买了些什么菜回来?”一想到自家女儿扔掉个好丈夫人选,她就觉得来气,拉着司沫到边上,“我们就这样走了,你也不跟那苏先生打个招呼,显得多没礼貌?”

  司家妈妈扭头看了眼沙发上的两人,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像苏先生这样的好男人,你要是错过

  了,别人多的是人抢。还有……她们俩这是要跟着你啊?怎么还不回去?”

  “妈,好歹是人家开车送我们回来的,您能不能有点礼貌?”司沫也不想再跟她就结婚应该是找男人这个话题来说了。转身进了厨房。

  晚上的这顿饭吃的格外沉默。

  躺在床上的时候,司家妈妈翻来覆去睡不着,折腾的身边的人也睡不着,他拧了两下,坐起来问她:“你这是要干什么?大晚上的不睡觉。”

  “什么干什么,还能干什么,我就想着沫沫这事怎么办?”越说越起劲,她也坐起来,拉扯他,“你看看沫沫现在这样子,我只要一跟她说起来结婚相对象的事情,她不是打岔就是转移话题,要么就直接甩脸色不说话了,以前可没这样对我过啊。”

  “还不是你把孩子逼太紧了?要不然能这样吗?你没瞧见她这次回来都喊上两朋友了,万一有什么事也有人帮忙。”她爸感慨道,思量了会儿,“夜慕那孩子我瞧着也是个乖巧孝顺的。”

  “呵,乖巧孝顺?那就让咱们沫沫断子绝孙啊?”

  司家爸爸瞪了她一眼,“你这脾气,说话总是怎么戳人痛怎么说,你自己想吧,懒得理你,我要睡觉了。”说罢,他钻进被窝睡觉了,没过多久,鼾声响起,气的她连连捶打了好几下,这才解气,想来想去,也没人跟她说,她也只好作罢,钻进被窝里,哼了声,背对他睡,还拉了拉被子。

  第二天一早,司家妈妈就出门了,等着陈媛和linda两人起来的时候,家里都快做午饭了。

  “怎么不见你妈?”陈媛咬着油条问。

  “一大早就出去了。”司沫说道,不用想,肯定是去谁家问问有没有合适的对象,她轻叹摇头,“要不,你们先回去吧,明天下午我自己坐车回去。”

  “不行,我答应了阿慕,要把你带回去的,万一出点什么事,你让我怎么交代,你别害我啊。”陈媛立马反驳道,linda也顺势点头,“不碍事,就当出来玩玩,明天再回去好了。”

  如此,司沫便不再多说。

  本以为中午就会回家的司家妈妈,到了晚上才回来。一进门,就听见司沫站在阳台上和人打电话,那语气你侬我侬的,听得人直哆嗦。她阴着脸直接进了卧室。

  司沫回头看见了,她愣了下,“大慕,我先挂了,你早点休息,三餐记得按时吃,我很快就回来了。”她挂了电话,寻思着要不要去看看她妈怎么了,结果她爸先出来了,冲她摇头,揽过她的肩膀,“别多想,让她静静。”

  “妈这没事吧?”司沫小声地询问。

  “估计被刺激了,我问她也不说,你别多说,等她爱说的时候再说,不说拉倒,你去做晚饭,明天收拾好回去吧,这里没事的。”司家爸爸除了最初的一点气,到现在基本上已经不管女儿喜欢谁的问题了。

  他还偷偷得塞给司沫几百块过,生怕女儿吃的不好,弄的司沫哭笑不得。

  “那我晚上炖点她爱吃的鱼头汤。”司沫说着。还没五点就开始炖汤,烧饭了。等晚上六点半就开饭,陈媛和linda两人也回来了,在外面逛了下,陈媛搓着手说,“别看这天开太阳了,风一吹还是冷飕飕的。”

  “正好有烫,暖暖身子。”司沫说着,喊了她爸一声,示意他去喊她妈出来吃饭,她希望这件事能和平解决,如果父母真的要反对,她也只能默默地承受,等过些日子再说了。

  她爸推搡着她妈出来,她看了众人一眼,这才坐下来吃饭,又是一阵沉默,“吃完饭,你上我屋子里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  司沫连忙应下,抬眼见她爸,后者也是一脸的不知,剩下两人就更加不知道了。

  “你说会不会以死相逼吧?”陈媛在linda耳边嚼舌根,颇有点看热闹的意味,碍于人家老爹还在客厅里,两人对视一眼,同他道:“叔叔,我们先去睡了,晚安。”先一步溜回去之后,陈媛给夜慕报告行踪。

  司沫站在边上,垂着头等着她妈发话。等了好一会儿,也没听她说话,便抬眼看了下,刚好和她的目光撞了个正着。司家妈妈这才干咳两声,“杵在那儿干什么,过来坐着。”

  等司沫坐在边上,她又看了她两眼,“那一个女人,有什么好的?要是爸爸妈妈不同意,你是不是就不要爸爸妈妈了?”

  司沫低头看着地板,“若是你们不同意,那我就晚点再来跟你们商量,若到时候还不同意,那就再晚点,不管多久,总归有一天可以打动你们的。何况,她哪里都好。”

  司家妈妈倒是被这话噎的不轻,瞪了女儿好几眼,可是一直低着头的女儿又没看见,她倒是先叹起气来,“算了算了,逼着你去结婚也没意思。”这话一出,让司沫喜出望外,她看向母亲,

  “妈,那你是同意了?”

  “打个电话给她,我有话跟她说。”

  司沫犹豫了会儿,“那我得在场。”

  “瞧你那样子,难不成我还骂她不成,现在就这么护着她了?”司家妈妈被她气的,戳了她脑袋两下,“行行,你赶紧打,就让你在边上听着,听听你妈为难你心上人没?真是的。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闺女。”

  话虽这么说了,可是终究还是有些松口的意思,司沫也是听出这番话,才默默地打了个电话给夜慕。刚没说两句,被她妈抢过电话去:“我要明天一大早就看见你在家门口,来不来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  扔了这么一句话后,直接就给挂了。司沫愣了下,她妈把手机关机了,“免得你这丫头去通风报信,现在起,跟我睡这屋。”她说起身出去,冲着客厅里的孩子她爹喊道:“你自己去沫沫房间睡吧。”

  一时间简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所有的事情拍板决定好了。

  等了好一会儿,司沫反应过来,问她:“妈,您老这个意思是啥啊?”

  “没什么,就看看她这人怎么样。”

  “可是,她过年那段时间,你不是夸她来着吗?”司沫反问,被她妈瞪了眼,推搡着上床睡觉去了,“赶紧睡觉吧,想这么多,管什么用,等明天她来了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司沫不太放心,又问了句:“妈,你不会为难她吧?”突然松口,又喊人家来家里,这种事情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前面挖了个大坑,然后叫你往里跳,关键是你明知道是坑,还得去跳一跳。所以司沫非得问问清楚。

  “我先跟你说清楚了啊,你要为难她,我可是站在她那边的。”司沫先把丑话说完。遭到她妈拧了胳膊,疼的啊啊叫。

  “怎么就生你这么个胳膊往外拐的丫头?你妈我是那种人吗?”她掀起被子钻了进去,也不想跟闺女说什么话了,背对着她就睡了。

  司沫小声嘀咕句您老还真就是那样的人。

  然而,她躺在被窝里,可没那么好心思马上就能入睡,担心着明天会如何,又担心万一大慕明天不来呢?那就更没劲儿了。如此反复一夜,快到天明时才迷迷糊糊睡过去。

  周日一大早,司家妈妈就起来了,唆使着她爹上街买菜去,两人在外面闲谈,“你这是又在折腾什么?冰箱里不还有菜吗?还有,你昨天怎么那么晚才回来?”

  “你话怎么这么多?你不是就想同意那房东跟沫沫的事嘛,今天我把人喊来了,看看人好不好,行的话就随她去了。”

  司家爸爸一笑,“头次见你这么深明大义,这是被什么刺激了吧?”

  她买好早点要回家,让他去买菜,“昨儿去表姑家问问有没有合适的人,后来听见表姑隔壁老刘家的事情,我也就想明白了。”

  说起那家老刘,女儿原本是县城里高中的老师,是个铁饭碗,长得也不错,可是小姑娘非得学什么前卫思想,不爱结婚,最后老刘家没辙了,这边托人说了,那么请人看了,好不容易定下一门亲。

  男方呢,早些人在大城市待过,也不爱听父母的要什么结婚生孩子,喜欢到处玩,被父母喊回来在这个小县城里,进了个私企上班,虽说每个月工资不错,但是一直没什么对象,偶然间七拐八拐的知道了老刘家有个姑娘,年纪差不多,就去说了。

  双方父母愣是把婚事定下了,也没管俩小年轻怎么想,不到三个月就结婚,开始还能勉强过过日子,可是越到后面吵架吵得越是厉害,尤其是刘家小姑娘怀孕以后,简直是吵得天翻地覆,一点小事也能闹腾半天。

  男方忍无可忍,就三天两头不回家,女方呢,觉得自己怀孕这么辛苦,他还不知足,索性跑回娘家了。双方老人家气的不行,又各自劝不动,最后孩子生下来了,两个小年轻都不想带,就扔给老人家,各自过逍遥的日子去了。

  带着孩子的老人家以为他们不吵架,总算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和好了,可是结果呢?没过几个月,到处都在说男方经常换女友,而女方也是经常换男人,两人协商好既然老人家要结婚生子,现在都办了,那么以后就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吧,互不相干。

  “你可不知道,表姑说的时候,那老刘正带着孩子在外面院子里玩呢。不知情的呢看着好,知情的呢看着怪可怜的。”司家妈妈叹口气,“要是咱闺女也被逼到那地步,那真的还不如就那房东算了,所以啊,我这也是想明白了,夜慕虽然也是个姑娘,这两人面子上不好过,可是总比以后害了沫沫一辈子的好。跟那刘家女儿一样,那才是罪过了。”

  “跟你过了这么多年,就你今天这番话,最爱听。”司家爸爸笑眯眯去菜市场买菜了。

  她则返回家,把早饭给人带回去。当妈的怎么会不心疼孩子?比起一辈子的幸福,别人的眼光已经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了,面子也好,里子也罢,都没有自家孩子的幸福重要,这要是逼得成那样子了,当娘才是痛心和懊悔啊。

  这刚回家八点不到些,就看见夜慕站在门口了,脸色上有些疲惫,司家妈妈愣了下,“这么早啊?”

  “嗯,阿姨好。”夜慕毕恭毕敬的问候道。

  司家妈妈斜眼睨了她一下,这估计天还亮就起来了,勉强算是有心了。她把早饭递过去,“还不帮忙拿着?”

  夜慕赶紧接下,随后跟着她进屋。

  陈媛和linda两人还在睡觉,倒是司沫已经起来了,见门口跟着她妈一起进来的夜慕,“你……你怎么这么早?吃饭了吗?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司家妈妈站在旁边干咳两声,司沫只好闭嘴了。

  “早上多买了点,一起吃吧。”见女儿没再过分的帮外人,她才满意的说。夜慕巴巴地将早饭放在桌上,又去拿碗筷,过年待了一阵子真不是白待的,拿起东西来熟门熟路。

  可她怎么瞅见自家女儿,眼神就一直黏在别人身上,就这么不爽呢?

  “阿姨,酱油没了,我再去买一瓶吧。”夜慕主动说道,“我也去,万一不够吃呢,陈媛胃口特

  别大。”司沫立马附和道。

  司家妈妈叹一口气,整个桌子上就她一个人吃,见这两人就觉得烦,挥挥手:“去吧去吧,看着就烦。”

  两人出了门,司沫偷偷地勾了勾夜慕的手指,没想到被她一把握住了,还没来得及说上话,被夜慕推到楼梯间,迫不及待的吻上来。吻得她气息直乱,渐渐地有些松软之感,好在被夜慕抱着,没跪下去。

  舌尖缠绕许久,直到两人纷纷有些喘不上气,这才恋恋不舍的分开,夜慕摸着她的脸颊,半响才说:“终于见到你了。”

  “嗯,好想你,感觉好像过了很久。”司沫抱着她,两人分开还没几天呢,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古人诚然不框我。”她双臂紧了紧,抱着夜慕的腰,将头靠在她胸膛间,听见那心跳声,司沫就觉得很满足。

  阳光渐渐地从楼道的窗外射·进来,温暖了一地。

  许久之后,司沫想起来,抬头望着她,说:“我妈,可能同意了。”

  “我猜也是。”夜慕笑着说道,看了一脸疑惑的司沫一眼,“不然不会叫我来,肯定不是为了反对我们。”所以,她昨晚上接到电话,就准备好东西,一大早就开车过来了。

  诚意,是要给人看的。

  买个早点,买个酱油不过十几分的事情,两人没在外面逗留太久就回家了,司家妈妈看见她们俩手牵手的进来,只能当做视而不见,“倒是挺快的啊,我还以为要买到天黑了呢。”

  “要不,我们再出去一趟?”司沫笑着说,被司家妈妈瞪眼,陈媛和linda也出来了,见到夜慕在这里,两人愣了下,互相对视一眼,她们这是错过了多少戏啊?

  好在,司家妈妈没让她们俩失望,九点多,买菜的人回来了,司家妈妈就指使着夜慕去洗菜,又去洗衣服,司沫在旁边看的干着急,要去帮忙,又被她妈使唤的一起去干活,反正家务多,不怕没得扫。

  陈媛和linda两人看了一天的戏。

  “会不会两人没戏了?”陈媛借着出去逛逛的功夫,跟linda商量,“这么被折腾,喊来喊去,要是还反对的话……那就好玩了。”

  linda笑了笑,揽过她的肩膀,“也就你觉得好玩了,不过她妈既然把人叫来,肯定不是为了为难人家,这不是多此一举嘛?何况,司沫的工作在市里,终究要回去,那夜慕机会多了去,阻止是没办法,又不想失去女儿的话,就只剩下接受这条路了。”

  “厉害了,分析的头头是道的。”陈媛打趣道,不过她没有问,linda家会同意吗?这种事,很多时候,最重要的还是当事人的坚持。

  那,linda会吗?

  linda见她出神,捏了捏她的脸颊,“想什么呢?”

  “没什么,我们回去看看吧,没准有结果了呢?”陈媛说着,回去的时候确实是有结果了,司家父母坐在沙发的一头,司沫和夜慕两人坐在另一边,等待着宣判结果。两人回来的时候,见气氛似乎还算可以,并没有太难堪。

  “反正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,要是你负了她,我们也就只能怪自己识人不清,以后就天各一方,走自己的路。要是你好好待她,我们也诚心待你。”司家妈妈很是严肃的说道,情爱,谁都不能保证一辈子不变心。

  能做的不过是靠自己的克制。

  “阿姨放心,我会好好珍惜。”夜慕也没说什么花言巧语,只是同样很慎重的和他们说了这句话。两人手牵手,彼此相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里看见了坚持。

  就在这时,她大姨又带着上次那个没见上面的小伙子来了,“哟,沫沫今天在呢,喏,这是上次同你说亲的那个,今天碰巧遇见了,大家见见面。”

  司沫猛然看向她妈,生怕这是她妈后一招。

  司家妈妈哪里知道姐姐这么膈应人啊,见众人的反应,她有点急了,却又强忍着不露意,对她姐

  说:“来的可真不巧,沫沫这是要赶着回去了呢,东西都收拾好了,再不走天就黑了,下次再见吧,好好地一起吃个饭聊聊。”

  “是啊,大姨,今天真的是不好意思了。我们先走了。”司沫领会到老妈的意思,带着夜慕回屋拿行李,好在本来就没拿什么东西,这马上走人也不是什么难事,陈媛和linda两个眼力见儿倒是不错,立马附和说东西走拿好了。

  四个人跟被人追似地,急忙就下了楼。

  来时一趟车,回时两辆车。

  司沫坐在副驾驶上,换着气,夜慕给她扣上安全带,“这应该同你母亲没关系。”

  “我也这样想。”司沫听明白她的话,握着她的手,“谢谢你,理解我,还陪着我。”

  “好在事情都过去了。”夜慕笑着抚摸了下她的头发,“放心,我爸很开明的,常年在外,见的也多,不会有问题。”

  司沫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许久,直到后面linda按着喇叭催,她才松开手,让夜慕去开车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