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_室友太乱
爱书小说网 > 室友太乱 > 第八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八章

  室友太乱!

  晚上司沫做了一顿丰富的晚餐,摆满了一大桌,有香酥排骨,爆炒牛柳,宫保鸡丁,桂花芍药,还有一碗豆腐青菜汤。

  闻到香味的陈媛,舔了舔嘴角,色香味俱全的一桌子菜,是她这种将菜炒熟的人,完全不能比的。陈媛暗自咽了咽口水,觉得自己已经败了,都说要抓住对方的胃才是王道。所以,夜慕出来的时候,看见一脸哀怨的陈媛,和满意的司沫。

  好比一大家子的家长,在两人期待的目光下入座,司沫马上递过来一双筷子,满怀希翼的眼神望着她,等她夹了一筷子,赶紧问:“好吃吗?”

  夜慕慢慢地咀嚼着,看了她一眼,嗯了一声。

  司沫这才欢愉的跳起来,巴巴地跑去厨房,拿出碗筷,盛上米饭端出来,又拿着空碗给夜慕盛了一碗清汤,“先喝点汤,味道也是不错的。”顺势就坐在夜慕旁边了,她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自信的。

  “陈媛,吃饭。”夜慕喊道。

  那边磨叽着不肯过来的陈媛,最后见两人吃的开心,这才不乐意的挪过来,“阿慕,你真的要让她住进来啊,她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,连这么复杂的菜都会做,可见平时心思不一般,也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饭能乱吃,话不能乱说啊。”司沫夹了块排骨丢到她碗里,“我是警·ca,怎么可能会是什么不法分子呢,胡说,吃饭。”

  陈媛瞪了她一眼,把排骨当她,狠狠地咬了一口,唔,苏香可口,带着点孜然的香味,入口感觉松脆,又不腻人。比她做的菜好吃多了,这下子陈媛虽然不甘心,却也是服气的。连着吃了三块。

  一餐饭吃下来,夜慕竟然吃了一碗半的米饭,要知道往日晚饭都是半碗的量,陈媛简直是欲哭无泪啊,看着自己第二碗的饭,好像知道了些什么,更是崔头丧气,只得默默地扒饭。

  剩下的碗,肯定也是司沫洗了。

  然后还弄了点饭后水果,将苹果,梨,橘子混上酸奶拌一拌,插上牙签,十分狗腿状的端到夜慕跟前,放在茶几上,“夜小姐,这顿饭,你觉得如何?”

  “还行。”夜慕实话实说。这顿饭可比陈媛烧的要好吃多了,感觉陈媛就是烧熟的档次,而司沫的却是能算得上菜了,最起码色香味都有了。

  “那房子的事情……”司沫心里那个苦啊,这简直是卖苦力的感觉,但是没办法,人总是会在环境的胁迫下一而再,再而三的妥协。

  吃了两牙签水果的夜慕,嗯了声,起来让司沫跟上,又剩下陈媛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愤愤不平的咬着水果。

  司沫跟着进了屋,屋子里都是简单的色调,和客厅一个类型,可见那个抱枕应该是另外一个人的。只要不是人格分裂这种就好,司沫暗暗地想。

  房间还算是挺大的,用一个书柜隔出了里外,隐约可见里面放着一张双人床,外面是很大的书桌,还有电脑,板子,很多杂乱的书籍,画笔,以及散乱的人物线稿图。司沫好奇的拿了一张看了眼,是个很可爱的女孩,穿着校服再跑的动作。

  一张a4大的纸上,画了正面,侧面,跑的动作身体各个部位,不同角度的视线。司沫接连看了好几张都是。

  夜慕已经拿着合同过来,看了她一眼,司沫不好意思的赶紧将画放下,“你……你是画画的?”

  “嗯,合同。”夜慕递给她,让她自己看,拿着书桌上的杯子去倒水了,司沫便坐在小椅子上,认真的看,毕竟是涉及合同的问题,签了以后是具有法律效益的,所以要看清楚些。

  然而,合同上写的很简单,就是月租三百,一次性付清一年的,然后就是履行义务,包括烧饭,和打扫卫生。没有别的了,甚至连水电费怎么算都没说,司沫扭头想问来着,听见客厅里,夜慕似乎再打电话。

  却看见另一个脑袋探进来,眼珠转了转,问道:“你也是租在这里的吗?”

  陈媛哼了声,“干什么,我那房间可不是你能进去的,也不会跟你换的,死心吧。”

  “不不,我就是想问下你一个月大概用多少水电费。”司沫简单的说。

  陈媛得意的挑眉,“阿慕都不收我水电费的,我只要负责做饭和打扫卫生就好了。”

  司沫点点头,原来如此,这个合同不是针对她,而是大家都一样。不过话说回来,不收水电费,这个是不是太好了?要知道她现在每个月水电费都是要交一百多的,想想都肉疼,明明很省着用了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后,夜慕进来了,将陈媛赶出去,问:“有问题吗?”

  “没……问题。”司沫有些犹豫的说,“那,水电费怎么办,还有做饭买菜的钱是大家平摊的吗?关于这些,我觉得还是要讲清楚比较好,夜小姐,你说呢?”说罢,她看向夜慕,却见人家蹙眉,似乎很不耐烦。

  “我出。”夜慕简洁的说,指了指司沫,“你烧饭,扫地。”

  哦,人家出钱,我出劳动力。/(tot)/~~

  司沫咽了咽口水,“夜小姐,还有别的要求吗?”总觉得幸福来的太快,有点不适应,虽然是她厚着脸皮蹭过来的。

  “不许带人回来。”

  司沫点头。

  “不许吃榴莲。”

  司沫……点头,她根本不吃这东西的,但是夜慕好像自己会吃的吧?

  见她看着自己,夜慕:“有问题?”

  司沫:“我是不吃的,但是夜小姐,你自己不是要吃的吗?”问完了以后,她觉得自己傻了,这是人家的房子,爱怎么样怎么样,双标行不行?她又点头,表示接受。

  夜慕看了她一眼,“我不吃。”

  司沫:……

  谁知道,过了会儿,夜慕又补充道:“只吃榴莲味酥饼。”

  司沫:我已经不想知道这些了。

  好半天后,夜慕又说:“不要香菇,不要蘑菇,不要胡萝卜,不要肉丸子这类的。”

  “啊?”司沫以为又是什么条款,结果好像是她不吃的一些菜,又哦了一声,最后签了合同,这算是定下来了。

  刚站起来,司沫转头看向她,“那个,夜小姐,我现在手头上只有两千多,能不能先付半年,下个月再付剩下半年的?”她原来租房就花了大半的工资,剩下也就吃吃饭,然后攒个几百块,凑够一两千就往家里打去了。

  所以,现在她还真是手头紧,不过一想到以后,住在这里房租就很便宜了,那应该能剩下很多钱的。

  “不行。”夜慕一出口,就让司沫跪了。

  司沫勉为其难的笑了笑,“能问下为什么吗?”

  “麻烦。”

  司沫很想揍她啊,这算是什么理由?最后又舍不得这房子,心想要不问妮子去借点吧,下个月发了工资马上还。

  等什么都弄好,说好,都快十二点了,司沫又骑着小毛驴回去了,然而这回她倒是比较开心,为了以后的新生活。

  第二天上班,连苏万阳都发现她精神奕奕的,忍不住问了下:“沫沫,这是恋爱的节奏啊?”

  司沫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“老大,你一个已婚人士,就不要这么八卦了好么?”没想到刚说完,妮子闻到八卦味道跑过来,挽着她的胳膊,笑嘻嘻的说:“什么八卦,我也想听,告诉我告诉我啊。”

  “没有的事。”司沫按了她的脑袋,然后说:“我搞定那房东了,下个月就能搬新家,她只收我三百房租。”

  “三百?”妮子诧异的张大嘴,现在哪儿还能找到这么便宜的地方?“还是凤凰山庄哪儿吗?”

  “那地段很好,虽不是新小区,怎么会那么便宜,沫沫,别被骗了。”苏万阳有些不放心的说。

  司沫又把另一个室友的情况也告诉他们,这才放人稍微放心了点,妮子点头道:“那她看样子是不缺钱啊,不过想想也是,开豪华跑车的呢,基本上也是不缺钱的主儿,不想自己烧饭,就租给会烧饭的,她这笔买卖很划算啊。要说亏那也是咱们沫沫亏了。”

  苏万阳跟着附和点头,一会儿被上头找去了,剩下两个人继续八卦,最后妮子也慷慨解囊相助,房租完全不是问题。但是听见夜慕的理由,妮子也是一脸的诧异:“我觉得你的新房东,简直是个脑回很弯的人,你完全不能按一般套路去对付她。”

  “我要对付她干嘛?”司沫睨了一眼妮子,“她要是敢对我动手,我觉得谁吃亏?”说起来,司沫的体能,还有操练都是妥妥的满分节奏。

  妮子不止是一次在心里默默地为司沫以后的男朋友点蜡了。

  很快到了周五,司沫想着到最后一天再搬家吧,谁知道周六一大早,妮子和苏万阳,就在司沫现在住的家楼下,喊她,说是帮忙干苦力来搬家的。

  司沫嘴角抽了抽,突然想起来,这么多,怎么去夜慕家?她说不许带人回去的。可是,同事好心来帮忙,总不能就这么打发了吧?这也太不像话了。

  刚好大家都站在楼下僵持着的时候,一阵喇叭声,司沫回过神,这鲜艳的红色跑车,好像,大概,可能,应该是夜慕的那个?果然,夜慕摇下车窗,胳膊搭在边上微微探出头,司沫马上就跑过去了。

  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苏万阳小声地问道。

  妮子算是比较知道内情的人,摸着下巴,一脸老气横秋的模样,说:“这位,应该就是那新房东了,没想到亲自来了。”这是有情况的节奏啊,妮子嘿嘿的笑了,看的苏万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“夜小姐,你路过啊?”

  “路过个大头鬼,是来帮你搬家的。”坐在后排的陈媛抢先说道,“你也不看看,就你那小毛驴,能驼多少东西啊,还不得进进出出很多回,那多打扰我们啊,屋子里可是还有两个大活人的。所以,夜慕和我,就好心的来帮你搬家了。”

  司沫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,帮忙搬家?她可不觉得,夜慕这种碗都不会洗的人会搬东西,还有陈媛这种右手还打着石膏的伤患怎么帮忙搬东西?

  “我们沫沫自然是由我们来帮忙,你凑什么热闹?”妮子听见陈媛那番话,脸色就不太好看了,按理说除了夜慕其他的都是租客,凭什么这么趾高气扬的,司沫都说她俩不是那种关系,那就跟没理由嚣张了。

  妮子觉得有必要给司沫挣点骨气,不然搬进去以后还不让人欺负了去?

  苏万阳倒是觉得现在就这么折腾,对司沫以后日子不好,毕竟同个屋檐下嘛,所以拉了拉妮子。

  弯着腰的司沫,对夜慕抱歉的笑笑,“谢谢你啊,夜小姐,我就不麻烦你了,这边有同事帮忙呢,不过我保证到时候不会带人进去的,你放心。”

  又一次被拒绝的夜慕,挑了挑眉,脸有些黑了,上一次被司沫拒绝租房,虽然最后她还是巴巴地跑来了,现在又被拒绝,夜慕更想告诉她,不租了的事情。

  最后,夜慕什么话也没说,开着车走人了。

  妮子看见那一车屁股尾气,手搭在司沫肩膀上,“她怎么什么话也不说啊?另外一个倒是废话连篇,万一你和那话唠吵起来,你以后怎么办?”

  “别说的跟我要嫁给她当二房似地,另外个话唠也不是大房。没事的,肯定能和平相处。”司沫拍拍妮子的肩膀,“对了,不能总话唠的这么叫人家,多不好。”,说着带着两人上去了,她十分抱歉的承认屋子还没收拾呢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ccu.com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scc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